Post Jobs

中兴之臣,刘氏又回来了

在中国历史,长期流传着安刘必勃故事。很简单,就字面意思理解,我们也能明白:安定刘家江山的功臣,必然是周勃。这是汉高祖临终之前对吕后及所有大臣交待的遗言,后来,周勃果然成为中兴之臣,让他在历史上斐身,既有上天的安排,也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首先,周勃一开始并没有平定吕氏集团的打算。就这一点来说,周勃的行为带有很强的不可预测性,而历史上的记载和评论则长期认为,周勃屈身吕氏集团之下7
年之久,最后暴发,让他没有让高祖失望。在这里,我们认为,周勃在这7年内并非对刘氏江山忠心耿耿,很大程度上,他有过动摇,甚至是抵触刘氏集团的行为。
当年,吕后称吕台有才能,并想就此机会立吕氏家族成员为王,请来王陵、陈平和周勃等人商议。王陵坚决反对,而陈平与周勃则公然唱反调,王陵绝望至极,认为
他们忘记了高祖的恩德。就这一点来看,周勃是有所动摇的,且不说他的内心状态,就说他的行为,已经背叛的刘氏。周勃支持吕后封立吕氏家族成员为王,看出他
为保全自己性命,将刘家江山置之度外的精神世界。
也有人说,这是周勃的缓兵之计。此种说法也有可能,因为周勃是高祖刘邦时代的重要成
员,又是刘邦临终之前的托孤之臣,他自己应该对刘氏家族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为了不外露,所以将计就计,将吕氏集团的阴谋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从而让自己游
刃有余,实施最后一击。但是,在这长达7年的时间里,周勃的线明显放的过长,以至于自己收不回来,随波逐流,产生反叛刘氏家族的行为。这一点,在以后的陆
贾与陈平的交往中能看出。
那时,陈平为了自全,不敢靠近刘氏成员,更不敢做反叛吕氏集团的事,而周勃,则显得更胆小,不出头、不出
面。陆贾请求会见陈平,陈平故意称事务繁琐,不愿接见。后来,陆贾不顾侍从的阻拦,硬闯进陈平府中,坐在大堂上的椅子上。这时,陈平才慌慌张张地走出来,
问陆贾有什么事。陆贾很义气,将吕后的坏处全部罗列出来,并要求陈平与周勃商议,彻底铲除吕氏集团。陈平听完,良心发现,才决定联络周勃,将吕氏集团拉下
来。之后不久,周勃做寿,陈平以500金的寿礼请见周勃。周勃不敢提吕氏集团擅权天下之事。当陈平提出时,他神色紧张,恍恍惚惚,似乎大难临头。好一段时
间之后,他才被陈平说服,表示自己忠于刘氏家族的决心。到此时,周勃才真正寻找到正途。
从这些事实中我们能看出,周勃被吕后为权威威
慑,已失去与之抗衡的信心。起码,让他一个人领导一场铲除吕氏集团的政变是不可能的。在吕后权倾天下的时代,周勃并不能算一个刘家江山的卫道士,相反,他
只能算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庸之辈。是通过陆、陈平等人的激励和要求,才决定发动一场秘密行动的。现实中,因为吕后的存在,周勃依然不敢有所动作,因此,周
勃只能寻找机会。他认为最好的机会是在吕后去世之际,全然将吕氏集团中的权贵拿下,干脆利落,措手不及。周勃等认为,这机会即将到来,就在触手可及的未来
某日,因为吕后年事已高,精神状态大不如前,大去之期不远。
吕后八年,吕后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眼开到了西去之时,吕后为了吕氏集团的
存在,作为最后一次部署,她封吕产为相国,统御南军,吕禄为上将军,管理北军,临终之前嘱咐他们道:现在吕氏掌权,大臣都不服。我死之后,你们一定要领
军护卫宫廷,不要出宫送殡,免得被人暗算。此时,周勃虽然身为太尉,却没有一兵一卒,他在吕后西去之时发动兵变的想法似乎就要落空。吕后去世之后,京城
所有军备力量都控制在吕氏家族手中,王公贵族想发动兵变已不可能。
刘章看到吕氏家族的政治阴谋,就打算联络受封在外的刘氏诸侯王发兵
攻打吕氏集团,夺回刘家江山。首先,他派人去通知自己的哥哥齐王刘襄,约他从外面攻打京城长安。齐王明白了情况,整装上马,一路向西进军。吕产得到消息之
后,立即下令将军灌婴率大军前去平乱。灌婴是个忠肝义胆的好汉,他早就看不惯吕产在朝廷胡作非为,更不能容忍吕产阴谋抢夺刘家江山的计划。大军刚刚出
京城,他便与手下将士商量道:吕氏统率大军,想夺取刘家天下。如果我们向齐王进攻,岂不是帮助吕氏图谋造反吗?众将士一致赞同灌婴的观点。于是,大军
行至荥阳时,全军按营寨扎,原地休整。当天,灌婴就派遣使者进入对面的齐王大营,说明了情况,并让他联络所有外地诸侯王,夺回刘家江山。齐王非常感激,忙
收回军阵,在荥阳与灌婴形成对垒的假象,火速联络诸侯王,待时机成熟,向京城进攻。
在京城,陈平、周勃等人早已得到消息,称灌婴大军
正在与齐王刘襄展开争斗。经过深思熟虑,周勃认为机会已经到来,但自己手中没有兵权,很难撼动吕氏集团的地位。之前他迷失了方向,甚至认为刘家江山必定为
吕氏集团所取代。一开始,他就将线放得太长,连自己都失去方向,动摇了对刘氏江山的忠心。现在正是自己表示忠心的时候。因此,周勃开始酝酿一个恢复刘氏江
山地位的庞大计划。他想来向去,发现大臣郦商的儿子郦寄与吕禄私交甚厚。于是就跑去与之商量,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周勃慌慌张张地回去了,等待好消息。
郦寄来到吕禄府中,恭恭敬敬地坐下,然后神色严肃地道:太后已死,皇帝年龄尚幼,您身为赵王,却留在长安带兵,大臣都怀疑你要谋反,这样对您不利。如
果能将军权移交太尉,回到自己的封地上,相信齐王的大军自然不战而退,大臣也都把心放进肚子里了。吕禄听完这话,顿时感觉自己是罪魁祸首,他认真想想,
自己是不应该带兵,会倒自己封地上过段时间再回来,这样吕家天下就更稳固了。郦寄走后,他旋即将北军的军权印绶送到周勃府上。周勃见自己计划已成功一半,
心中一阵窃喜。
为了抓紧这个难得的机会,周勃带上军印,来到北军军营。站在全军将士面前,他高高举起印绶,大声地道:将士们,我现
在已掌管北军军权。你们都知道,吕氏家族要篡夺刘家江山。你们看怎么办?现在愿意帮助吕氏家族的请袒露右臂,愿意帮助刘家江山的请袒露左臂。将士们都是
随高祖刘邦出生入死,争夺天下的英雄,一听刘氏回来了,纷纷袒露左臂,几乎人人都支持刘氏江山。周勃看到这一局面,高兴地大声喊道:好!那我们就行动起
来,一起诛杀祸国殃民的吕氏家族。就这样,周勃不费吹灰之力便掌控了北军。

惠帝去世之后,吕后的野心一点点地暴露,很多人认为,不过5年时间,她一定能成为刘家江山的取代者。这时,国中重臣个个忧心忡忡,为了阻止这
一情况的出现,大臣们都避开风头,不愿与吕后接触。当时陆贾是朝中重臣之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他常年称病在家,不理政事。他认为这样才能将损失降低
到最小,就算刘家江山灭亡了,而自己却保全的性命,保全了全家。这样,他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吕后一族,那只能靠天命来定夺了,凡人似乎不能左右。
还有一个军功老臣也整天不问政治,与府中官僚饮酒作乐,没事就调戏妇人,浑浑噩噩地度日。他的想法也很简单,朝廷现在是吕后一手遮天,没有机会是不能与
吕氏集团抗衡的。他一边委曲求全,一边寻找机会,暗地里与军功老臣们商量。表面上的不务正业却长期骗过了吕后,让她不对陈平产生疑心。也许,这就是陈平的 成功之处吧!
在朝廷,群臣对吕后不敢有怨言,但背后却在酝酿机会,他们互相交往,讨论研究,表示要铲除诸吕,为刘家江山正名。大臣之
间关系密切,目标只有一个,削弱吕氏集团在朝廷中的地位。一次,陆贾前往富贵齐天的陈平府中。俩人寒暄几句,陈平让陆贾坐上座。陆贾见陈平酒兴未退,脸上
通红,于是道:丞相,难道你还有心思饮酒吗?陈平抬头道:怎么了?难道我连饮酒的权力都没有了?陆贾站起来道:丞相,今天下形势如此严峻,我等
老臣当为刘家江山出谋划策才对。
陈平听了,定睛相视一会,然后若有所思地站起来,伸一个懒腰,长叹一声道:我焉能不知国家动向,
现在权力混乱,吕后权倾天下,我能怎么办?陆贾站起来,十分严肃地道:丞相,我并不在意吕后的权力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担心的是诸吕和少帝会更凶残
啊!陈平回过头,很沮丧地道:这正是我所忧虑的。陆贾接着道:丞相,诸吕多行不义必自毙,江山是刘家的,篡权属大逆不道,天人会共诛之。你应该与
周勃联合起来,将吕氏铲除。如此,天下才能太平,百姓才能继续过上安定生活。
陈平听完之后,很是感动,他站在陆贾面前,动容地道:
你说得对,这次诛吕的任务我一定会与周勃完成。自此之后,陈平常常往来与周勃府邸,商量定国安邦的大策略。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朝中军功大臣基本上团
结在陈平、周勃周围,准备实施诛吕计划。由此,才又了后来公元前180年的宫廷政变,吕氏集团在此次政变中全部消灭,刘氏恢复权威。
到今天,已经有无数人认为,吕氏集团是篡夺皇权的集团,是天下不容之集团。所以才会出现群臣攻之而诛杀的局面。而到今天,又有人提出,吕氏集团并没有篡
夺皇位的目标。这也是能站住脚的,因为自始至终,吕后都在考虑控制国家决策大全,而不从根本上树立吕氏集团的正名权威。所以正名权威,就是树碑立德,
称王称帝。在历史上,吕后始终未做到这一点。因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吕氏集团只想主宰一时之政,并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尊严,他们并未考虑更长远,或做更
彻底的政治预谋。所以有人说吕氏并不是篡位,而陈平、周勃却实实在在地平了乱。事实上,这就是刘邦当年建立的政治体系造成了,它依然是刘氏家族的一次不可
预测性的胜利。
在刘家江山的政府机构中,最高领导者丞相始终都是以军功老臣为基础。刘邦在位期间,汉朝第一任丞相是萧何。他是长期跟
随刘邦打天下的老臣,长期管理后勤工作,处理一切文官事务。是千万的战将换不来的谋臣,为刘家江山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因此,萧何被推举为汉朝开国第一功
臣,刘邦任命他为丞相。由此开始,丞相继承人清一色是汉朝军功爵最高的将领。萧何之后是曹参。曹参可谓是军中第一,因萧何谋略过人,才被刘邦列为第二功
臣。
当年,曹参在齐国任相国时,听到丞相萧何去世的消息,心中一振,然后去驿馆告诉舍人道:你赶快准备行装,我们一起上京去吧!我
必然是丞相的继承人。众人都以为曹参在说胡话。但是,时间不长,朝廷即来使者宣召,令曹参火速进京,继萧何丞相之职。由此可见,汉初任用丞相完全是根据
军功大小来执行的。曹参之后是王陵,之后是陈平,之后是审食其……他们无不是军工集团中的头面人物。
到吕后时代,丞相被一分为二,分
别有右丞相和右丞相两个职务。第一任右丞相由王陵担任,左丞相由陈平担任。在军功集团中,王陵是响当当的军功大臣,排开国重臣中的第12位,刘邦当年与之
兄弟相称。任命王陵为右丞相,是对刘邦任用政府管理人员原则的鉴定执行;而陈平也是军功集团中的老一辈,在开国功臣中排47位。按理说,陈平前面有一批资
深军功成员,而吕后偏偏看重他,破格将他录用。因此,陈平担任左丞相是对刘邦任用政府管理人员原则的第一次挑战。但就大局来说,陈平虽然公爵小些,也是军
功老臣,所以吕后还没有完全脱离高祖刘邦的管理体制。
这已让军功大臣产生抵触,因为这样下去,吕后必将打破高祖刘邦立下的白马之
盟,破坏三权分立的局面,即皇帝宫廷集团、刘氏侯王集团和军功集团牢牢控制的政府部门。吕后是个精明人,但也有失误的时候,她未看到这一变化,反而在临
终之前做了一个给吕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的决定:封吕产为丞相。
本来,左丞相审食其是个称职的丞相,但吕后为了让吕氏家族控制国家政
治,临终之前废掉审食其丞相职务,令其做太子太傅,吕产为丞相。吕产是吕后兄长吕泽之子,吕后临政之后,一直担任南军长官,负责京城及宫廷警备事务。这
次,让吕产担任丞相,全部是让宫廷势力侵占政府职位,这让多年位居官府的军功大臣十分不满。周勃等人看到,如果再不对吕氏家族动手,国家的未来将很难想
象,刘氏家族的未来更是扑朔迷离。以上因素的综合出现,才又了公元前180年的宫廷政变。这一变,让吕氏家族彻底被军功大臣清除,周勃成为刘氏江山的又一
大功臣。
军功大臣是保护国家的重要部分,他们掌控着政府的运行机制和行政大权。如果这一点被动摇,就动摇的汉朝的国基,就动摇的刘邦
的白马之盟。因此,吕氏家族被铲除之后,汉文帝就决定改革政府,首先,他下令将吕氏时代的两丞相制恢复成唯一丞相制。汉文帝的第一任丞相是周勃,之后
是灌婴,之后是申屠嘉。申屠嘉之后,军功大臣基本全部去世。但汉文帝不敢改变开国皇帝订立的规矩,依然以军功爵的大小任命丞相之职。原因有多个,主要还是
怕破坏先帝的旨意;然后就是保护军功大臣集团的利益,让他们安心为国家做贡献;最后就是害怕异姓亲族再起事端,造成刘家江山的巨大损失,毕竟,吕氏集团就
是前车之鉴。

汉惠帝继位之后,吕后的手段和势力渐渐浮出水面。惠帝本无能,而且多病,根本没有心思处理国家大事。在这种情况下,吕氏家族势力迅速壮大,吕后通过非
常手段,将刘家江山占为己有,这就是汉朝初期的不安局面。惠帝在位期间,吕后成功实现了对宫廷的重组,身边靠拢着一批军功大臣和心腹文臣。
根据一些专家的理解,高祖刘邦白马之盟是隔断造成刘家江山不稳的誓言。但是,吕后却很好地利用了它,使它成为一纸空文。这是过去学者一致秉持的观
点。近几年,一些新锐学者提出,白马之盟是高祖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局面,即以皇帝为代表的宫廷集团;地位刘氏侯王势力;支配帝国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的
军功集团。
由于刘邦是开国皇帝,又是平民出身,所以宫廷集团势力严重依赖其他两个集团。高祖刘邦在位时,根本没有三六九等的地位,大
臣与皇帝之间可以零距离地接触。甚至出现卢绾经常出入高祖卧内。汉王十一年,樊哙身带佩剑,闯入内宫,指责刘邦不与外廷大臣讨论国
家大事。很明显,刘邦当时并没什么权威,只是靠自己的资格和战场上的威望让臣下对自己恭敬。据史书记载,高祖刚刚建国时,连像样的宫室都没有,直到高祖七
年,正式的皇家宫殿才落成进驻。
吕后登临权位之后,急于树立宫廷势力的权威。就一般情况来说,刘氏家族成员已享受安逸、稳定的生活,
他们并没有太大的斗志,去树立一个权力至尊的形象。所以,宫廷势力需要重新调整,来树立某种更过硬的权威。这就位吕氏家族的兴起提供了好机会。吕后看到,
自己要想成为大汉江山的实际控制者,就必须让吕氏家族控制主要职位,并缓和与刘氏成员之间的关系。她左思右想,最后决定用亲上加亲的方式,解决这一棘手问
题。
首先,吕后任命吕家女婿刘泽代替郦商担任卫尉,负责长乐宫和未央宫中的防卫工作。这主要是因为在高祖刘邦去世时,郦商曾极力反对
吕后诛杀军功大臣,存下怨恨。吕后本是个心狠手辣,有仇必报之人。这次,她是万万不能放过郦商的。紧接着,陈平被封为郎中令,长期侍奉惠帝。陈平本是个被
边缘化的军功大臣,想再升已经很苦难,但吕后打破先帝立下的潜规则,再升陈平为右丞相,郎中令的位置则让给了冯无择。从这些动作中我们能发现,军功老臣在
吕后这并不炙手。从某种意义上说,军功老臣威望并不比吕后差,通过启用新人,就能实现吕家控制一切的局面,削弱军功老臣的地位。
在高
祖刘邦时代,宫廷集团与军功集团几乎是平起平坐的关系。军功老臣们可以随便进出皇宫,可以与皇帝争辩,甚至可以左右皇帝的决策权,很没有体统。高祖渴望形
成皇家的绝对权威,但他的出身和经历总是制约着他的行为。吕后擅权之后,这一目标开始被实施。吕后的想法是,树立宫廷独立权威的只能是吕氏家族,所以刘家
江山只能是空壳,实际控制权必然是吕家。为了这一目标,吕后苦苦经营了十几年,直到汉惠帝病逝之后,宫廷权力集团地位才得以确立。

惠帝的殡葬仪式上,群臣哀嚎,吕后大声地喊了几声,然后假哭起来,并没有一滴眼泪。当时,张良的儿子张辟强在内廷担任侍中,看到这一情形之后,轻步来到右
丞相陈平面前,低声道:你知道吕后为什么不泣吗?陈平善于见风使舵,怕出口害己,于是摇头。张辟强认真地道:因为皇帝没有后嗣,怕汝等篡夺皇位。
陈平睁大眼睛道:原来是这样。张辟强又追道:丞相,我建议你向太后直谏,允许吕氏成员入宫担任侍卫,执掌护卫禁宫的南北军。只有这样,君等才能高枕
无忧,避免祸害。陈平有些紧张,忙答应道:好,我答应就是。几天之后,吕后家族成员吕台、吕产和吕禄等人任长安南北军主将。

此,长安城内的守备和武装工作就落入吕氏手中。长安城内的各级政府机构对中央军功老臣产生威慑。正是这一局面的出现,让刘邦订立白马之盟,树立皇帝及
宫廷集团至高无上的权威成为现实。这让汉朝初期的权力对比发生重大转变。从前的军功集团势力削弱,皇帝宫廷集团势力增强,而刘氏侯王势力在前面两者之间的
角逐中,显得更脆弱。
看到军功集团势力有所削弱,吕后非常高兴,但军功集团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一定会有所反抗的。吕后看到这一点,
积极采取缓和措施。她使用恩威并举,物质与精神奖励双管齐下的方式,将大部分军功老臣安抚得服服帖帖。同时,吕后还培养宫廷亲信,以备与军功集团进行长期
对峙。有人认为,这是高祖刘邦白马之盟的中心思想,即依靠,又打压的措施。事实上,如果吕后不擅权,专心致志为刘家江山服务,她可能还会落得一个美
名,但她的出发点完全是替代刘氏,成为国家的主宰。就这一点来说,吕后是篡夺了高祖刘邦的白马之盟,很让人心痛。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吕后杀害了诸多
刘氏家族成员和废除少帝,立吕氏家族成员为王,并擅权朝廷,吕氏完全控制了国家的军事力量。无论哪一点,都能让吕后被灭三族。同样,这也是吕后篡权不彻底
和不成功的根本原因。
一开始,为了能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为吕氏树立威望,吕后残忍地杀害了刘家三个赵王,即刘如意、刘友和刘恢。有
人说,刘友和刘恢之死是因为与吕后不和有关。也就是说,他们心里和行为上存在抵触,还并不是政治上的敌人。但吕后心狠手辣,很自然就将他们铲除。而刘如意
之死,则完全属于赤裸裸的权力斗争,实属冤情。至于少帝,主要是因为他知晓自己身世实情之后,要抱负吕后,他常言:我未壮,壮即为变。这让吕后很不舒
坦,所以将他押入永巷,幽禁致死。这都是吕后犯下的罪行,不但让宫廷中人怀恨在心,天下的刘氏皇族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吕后吃掉。
在高祖刘邦时代,刘氏侯王集团就是一个牵制军功集团的秘密武器。到吕后时代,这种局面并未发生质的变化,但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高祖的兄
弟都成了远房亲戚,他们不将身为晚辈的惠帝看在眼里,处处与之产生隔阂,而惠帝一支是刘氏家族中最弱的。在这种情况下,吕后得了好处。其实,这种局面也是
她有意安排出来的。吕后一向的宗旨就是,打压势力强大的吕氏侯王,扶持弱小支系,从而平衡各方权力,最终完成吕氏家族一党独大的目标。早前,吕后就强行将
势力强大的齐悼王刘肥三郡城阳、济南、琅琊收归朝廷。为了实现既打压又牵制的目标,吕后在削弱齐悼王刘肥势力的同时,又封其子刘章为朱虚侯、刘兴为东
牟侯。之后,她又分封了八王七侯,抚养了淮南王刘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