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唯物史观的文化维度,鸟与中国文化

鸟既是自然的生命体,又是人类文明演进中的文化符号,在人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在中国文化的早期阶段尤为明显。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主义历史观,为探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指明了根本方向。与唯心史观主张社会意识、上层建筑对社会历史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相反,唯物史观强调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对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性作用。正由于此,美国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学者奥康纳、人类学学者萨林斯等人认为,唯物史观是一门揭示“物”的规律的科学,存在一个“文化空场”。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唯物史观从来不存在什么“文化空场”,唯物史观内在地包含着文化维度。

公益广告反映了一个国家公益事业的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一条成功的公益广告,不仅具有艺术感染力,而且能够唤醒人们对真善美的渴望和追求。可以说,公益广告是点亮精神文明的一盏盏明灯,向全社会传递着文明力量。

赤鸟衔珪;鸟;中国文化

唯物史观;文化维度;马克思

公益广告;文化软实力;重要抓手

鸟既是自然的生命体,又是人类文明演进中的文化符号,在人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在中国文化的早期阶段尤为明显。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主义历史观,为探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指明了根本方向。与唯心史观主张社会意识、上层建筑对社会历史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相反,唯物史观强调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对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性作用。正由于此,美国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学者奥康纳、人类学学者萨林斯等人认为,唯物史观是一门揭示“物”的规律的科学,存在一个“文化空场”。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唯物史观从来不存在什么“文化空场”,唯物史观内在地包含着文化维度。

公益广告反映了一个国家公益事业的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一条成功的公益广告,不仅具有艺术感染力,而且能够唤醒人们对真善美的渴望和追求。可以说,公益广告是点亮精神文明的一盏盏明灯,向全社会传递着文明力量。

鸟与创世神话

对马克思恩格斯文化观的阐释通常分为狭义与广义两种。从狭义角度而言,文化是对应于“社会存在”的“社会意识”、对应于“经济基础”的“思想上层建筑”或社会意识形式,这是纯粹的观念文化。从广义角度而言,文化不仅包含精神因素,还包含物质因素、社会制度因素等,它是人类实践方式和生活方式内容的统一体。马克思恩格斯在这一意义上把文化界定为文明形态,将之与人类社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就多次使用“文化初期”这一概念以指代人类历史发展的文明初期,即蒙昧与野蛮时期。从这一意义上讲,唯物史观中的“物”就不仅指社会存在或经济基础,而且内在地包含了历史活动中的人、人的实践及人化世界。

一直以来,我国公益广告的发展都是以政府为主体,在政府的倡导和调动下,媒体、企业和社会组织等积极行动起来,促使公益广告这股向善的力量不断壮大。尤其是2015年新修订的《广告法》增加了公益广告的条款,为公益广告的大力发展提供了法律依据和保障。2016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公益广告促进和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了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出版等单位发布公益广告的版面、时段、时长,从政策层面保障了公益广告的稳定、常态化发展。

鸟在中国早期部族起源神话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商周在记述其祖先来历的神话传说中,都有着与鸟崇拜有关的记述。如商的祖先契出生,据说就与其母亲简狄吞食了玄鸟蛋有关。《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其一,现实的人。恩格斯将唯物史观定义为“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历史唯物主义与传统唯物主义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传统唯物主义所认为的作为“物”而存在的世界,在马克思的眼中是“属人的世界”,是“打上了人的烙印”的世界。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明确指出,“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马克思从不抽象地讨论人,不像费尔巴哈那样将人的“类本质”抽象为“类意识”,抛开现实探讨人的社会活动方式来看待人的所谓本质,这是与唯物史观格格不入的。马克思认为置身于历史当中的人必须是“进行生产劳动的现实的人”,“它从现实的前提出发,它一刻也不离开这种前提。它的前提是人,但不是处在某种虚幻的离群索居和固定不变状态中的人,而是处于现实的、可以通过经验观察到的、在一定条件下进行的发展过程中的人。”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和其他存在物,就在于从人的现实历史入手,把人的生命本质界定为“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现实的个人只有在社会生活中、在人与人的现实关系中,才能真正被理解。唯物史观以“现实的个人”为前提,精辟概括了从事生产劳动的、具有社会属性的、归属于不同阶级的人。正是这样理解人,唯物史观才科学阐明了人在社会中所形成的生产力、生产关系、政治结构以及意识形态的关系,科学论述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社会历史运动机制。因此,唯物史观所唯之“物”必须包含“人”这一主体性要素。指责唯物史观缺乏文化维度,是没有搞懂唯物史观怎样看待人。这是问题的根本。

总的来看,我国公益广告发展30年来,在刊播数量和创作质量上都得到了长足发展,发挥了普及主流价值、凝聚社会共识、传播文明理念、振奋人们精神、引领时代新风的重要作用。

周的祖先后稷,据说是其母亲姜嫄踩了巨人的足迹怀孕而生,生下来以后因来历不祥,被弃于陋巷,却受到牛马等动物的保护而安然无恙,又“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嫄以为神,遂收养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后稷正是受到了飞鸟的保护,才得以顺利成长。所以,周代一直都流传着与神鸟有关的故事。《国语·周语上》云周朝的兴起就是受到鸟的保护:“周之兴也,鸑鷟鸣于岐山。”在这里,凤鸟的鸣叫成了一种吉祥的符号。《墨子·非攻下》言周武王将伐纣,“赤鸟衔珪,降周之岐社”,这也是周之代商顺应天运的自然象征。

其二,人的实践。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范畴,也是正确把握唯物史观的重要基点。只有把实践范畴纳入唯物史观,通过实践来把握社会历史发展,唯物史观才能真正超越旧唯物主义,而不再是机械的、僵化的理论。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提出,“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正是从这一崭新的认识出发,马克思立足于“感性的人的活动”、立足于“实践”,来把握社会运动和人类历史进程。这样,主体的思想观念、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等因素,就被合理地理解为奠基在物质生产和经济基础之上的文化创造。因此,离开了唯物史观所正确把握的实践范畴,文化本身就得不到科学的理解和阐释。

一些社会知名人士的积极加入,也进一步提升了公益广告的创意水平和社会影响力。公安部2017年8月开展了“全民消防我代言”大型公益活动,来自全国各条战线、各行各业的上百万代表主动参与,其中就包括袁隆平、蔡明等社会知名人士。他们的代言海报遍及城乡,朗朗上口的话语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让消防安全深入人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