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长征路上的红色印记,读何叔衡写给儿子何新九的信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沿着红军走过的路,边寻觅、边采访、边思索,记录下了很多的故事和传说,其中所蕴含的深刻内涵和精神激励,撼人心魄、催人奋进。

何叔衡

近日,《新民晚报》刊登了“最原始的红军长征回忆录稿本在上海”的新闻报道,说上海鲁迅纪念馆发现了一件非常珍贵的文物:由亲历长征的红军将士在长征胜利1年后撰写的长征回忆录《二万五千里》(又名《红军长征记》)誊清稿本。《北京日报》也以“最早长征记,拨开尘封见真迹”为题,报道了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珍藏的《红军长征记》被发现的经过以及《二万五千里》誊清稿本的来历和故事。《红军长征记》再次引起关注,进入读者的视线。

红军井

新九阅悉:

粗糙质朴地写出伟大生活

在福建省长汀县景色怡人的卧龙山深处,有一口相传由宋代知县宋慈挖掘的古井。1932年秋,当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从江西宁都来到中央苏区最好的医院——汀州福音医院治病疗养,住在老古井旁的福音医院达三四个月之久。在那段日子里,毛泽东每天都和周围的群众一样,到老古井边刷牙、洗脸、洗衣服,渴了就直接饮井里的水。不久,毛泽东发现古井年久失修,井边的石板破损,一下雨脏水就流入井中,井里也淤积了许多泥浆,不禁为群众的身体健康担忧起来。于是,毛泽东带领警卫员把损坏的石板换掉,还下井清除淤泥,使古井焕然一新,井水更加清冽甘甜。为了感谢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乡亲们亲切地称这口井是“红军井”。

接十一月祖父冥寿期,由葆(指袁葆华——引者注)代笔之信,甚为感慰。我承你祖父之命,抚你为嗣,其中情节,谁也难得揣料。惟至此时,或者也有人料得到了!现在我不妨说一说给你听:一、因你身瘠弱,将来只可作轻松一点的工作;二、将桃媳早收进来;三、你只能过乡村永久的生活,可待你母亲终老。至于我本身,当你过继结婚时,即已当亲友声明,我是绝对不靠你给养的。且我绝对不是我一家一乡的人,我的人生观,绝不是想安居乡里以善终的,绝对不能为一身一家谋升官发财以愚懦子孙的。此数言请你注意。我挂念你母亲,并非怕她饿死、冻死、惨死,只怕她不得一点精神上的安慰,而不生不死的乞人怜悯,只知泣涕。我现在不说高深的理论,只说一点可做的事实罢了。1.深耕易耨的作一点田土;2.每日总要有点蔬菜吃;3.打长要准备三个月的柴火;4.打长要喂一个猪;5.看相、算命、求神、问卦,及一切用香烛钱纸的事,一切废除;6.凡亲戚朋友,站在帮助解救疾病死亡、天灾人祸的观点上去行动,绝对不要作些虚伪的应酬;7.凡你耳目所能听见的,手足所能行动的,你就应当不延挨、不畏难的去做,如我及芳宾等你不能顾及的,就不要操空心了;8.绝对不要向人乞怜、诉苦;9.凡一次遇见你大伯、三伯、周姑丈、袁姊夫、陈一哥等,要就如何做人、持家、待友、耕种、畜牧、事母、教子诸法,每一月要到周姑丈处走问一次,每半月到大伯、七婶处走一次,每一次到你七婶处,就要替她担水、提柴、买零碎东西才走,十九女可常请你母亲带了,你三伯发火时你不要怕,要近前去解释、去慰问;10.你自己要学算、写字、看书、打拳、打鸟枪、吹笛、扯琴、唱歌。够了!不要忘记呀!我接此信后,要请葆华来(要你母亲自己讲,她的口气,我认得的),请她写一些零碎的事给我。

《红军长征记》的编辑是在当时国内外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的,一是为了国际宣传,二是为了在国内外进行大规模的募捐运动。

红军长征离开苏区时,乡亲们从“红军井”里把水提上来,装满了上千个竹筒和葫芦做成的贮水罐,连夜送到红军战士手里,说“喝了红军井里的水,壮筋健体志越坚”,极大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直到今日,每年欢送新兵入伍时,当地还保留了这一传统做法,激励家乡子弟不忘“红军井”,走好新的长征路。

1935年10月,红一方面军到达陕北后,由于国民党军队的经济和军事封锁,红军的生存极为艰难。毛泽东希望通过向国内外各界募捐,来缓解陕北的困难。1936年8月,美国记者斯诺进入陕北红区采访,毛泽东认为这是向全世界宣传红军的好机会。8月5日,毛泽东与杨尚昆联名,向参加过长征的同志“为《长征记》征稿”,点燃了红军将士创作的热情。

红军洞

二月三号笔

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徐梦秋、丁玲、徐特立、成仿吾等人分头编辑,丁玲任主编。经过加工修订,编委会选定110篇、30多万字,装订成上下两册,取名《二万五千里》,1937年2月底在延安编完,由朱德题写书名,并誊写了几部书稿。

1935年5月,红军长征到达金沙江的皎平渡口,崖壁上有一排砂石洞,原本是被船工用来遮风避雨的山洞,其时成为红军巧渡金沙江的总指挥部。毛泽东等领导同志在这里指挥红军顺利渡江,摆脱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围追堵截。因此,这些原本普通的山洞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红军洞”。

这是1929年2月3日(农历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何叔衡从莫斯科写给儿子何新九的一封家书。1928年,何叔衡受党组织派遣赴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会后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特别班,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学习。在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何叔衡十分惦念家中的亲人,关心着家里的一切,在信中用朴实的语言表达着他的关爱之情。

但因国共合作局面的形成、抗日形势的发展和编辑人员的离开等原因,《红军长征记》推迟到1942年11月,始在延安排版印刷,作为“党内参考资料”内部发行,这个内部版《二万五千里》遂改名为《红军长征记》,分上下两册,32开,412页。其中文章100篇、诗歌10首、战斗英雄名录2份、附表3份。

走进毛泽东住过的山洞,只见两洞相连,外边约9平方米,里面约5平方米。里间岩壁上一突出部分,据说是当年放置马灯的地方。由于洞内狭窄,身材魁梧的毛泽东只能弓着腰,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地图,分析敌情,指挥渡江……紧挨着的几个山洞,则分别是周恩来、朱德、刘伯承及红军渡江司令部的驻地。正是在这如此简陋的山洞里,毛泽东等红军领袖指挥千军万马巧渡金沙江。据当地县志记载,公元225年5月,诸葛亮南征时,马岱率领3000人渡江,由于指挥不当,人马在此死伤大半。笔者不由得想到,同样是5月,同样是金沙江,红军在整个渡江行动中未损一兵一卒,创造了世人惊叹的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