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乾隆一生收藏了多少奇珍异宝,乾隆皇帝迷恋西洋自动玩具

清、慎、勤三个字,在清代出现的频率应该是最高的,它实际上就是清朝,特别是康乾盛世时期的为官之道,也就是清代官吏的座右铭。
《四库全书总目吏部官职类》:《官箴》一卷,宋吕本中撰。此书多阅历有得之言,可以见诸实事。书首即揭清、慎、勤三字以为当官之法,其言千古不可易。王士禛《古夫于亭杂录》:上尝御书清、慎、勤三大字,刻石赐内外诸臣。案此三字,吕本中《官箴》中语也。是数百年后尚蒙圣天子采择其说,训示百官,则所言中理可知也。虽篇帙无多,而词简义精,故有官者之龟鉴也。文中的上就是指康熙皇帝,这说明清代从康熙时期就把清、慎、勤三个字作为官箴了。
需要指出的是,文中说清、慎、勤语出吕本中,是不确的,这句话最早应该是晋武帝的父亲司马昭说的。《三国志李通传》裴松之注引王隐《晋书》说:昔侍坐于先帝,时有三长吏俱见。临辞出,上曰:为官长当清、当慎、当勤,修此三者,何患不治乎?这才是清、慎、勤的最早出处。这段话还在《世说新语德行》中出现过。康熙以及后来钦定《四库提要》的乾隆都把清、慎、勤当作是吕本中的首创了,他们不知道早在晋武帝的爹那里,清、慎、勤就是为官之道了。(www.gs5000.cn)
清代不仅提倡做官要清、慎、勤,还把清、慎、勤当作了考核官吏的标准。我们知道,清代对官员的考核标准是四格八法,四格是指守、才、政、年四个方面,即操守、才干、政务、年龄。其中操守的考核分三等:清、谨、平;才干的考核分两等:长、平;政务的考核分两等:勤、平。八格,就是官员不合格的八个方面,即:贪、酷、不谨、罢软无为、浮躁、才力不及、年老、有疾。不合格官员所犯过失,会根据八法中不同的条目采取不同的措施进行惩罚。
当然,清、慎、勤最重要的还是清。据《清会典》卷十一《吏部》记载,当官如果不谨,或疲软无为,其处分都是革职,但尚无身家性命之忧;而凡官贪者,则特参。特参要比革职严厉得多,自己丢了小命不说,还让祖宗几代蒙羞。正像《红楼梦》中贾政说的一样:据你一说,是叫我做贪官吗?送了命还不要紧,必定将祖父的功勋抹了才是?
清代自康熙以后,直至清末,都把清、慎、勤作为座右铭。冯友兰的父亲冯台异曾经在光绪年间当过湖北崇阳县知县,在《冯友兰传》中,程伟礼在介绍崇阳县县衙情况时,就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大堂正中,有一座暖阁,暖阁中间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这就是县官的公座公案。暖阁的上边有三个大字:清、慎、勤。梁启超在《新民说论公德》中也说过:近世官箴,最脍炙人口者三个字,曰清、慎、勤。这说明在清末,清、慎、勤依然是官员做官的准则。

收藏是一门很深的学问,里面的道道多了是了,但凡收藏家都会知道的。在当今日益发展的社会中,收藏爱好者也与日俱增,要不也不会有央视《王刚鉴宝》这档栏目了。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爱好收藏的大多是商人或古玩爱好者,然而在古代的藏家里却出现了一位赫赫有名的收藏大腕,绝对让你意想不到,他就是满清王朝的第六任皇帝弘历,即乾隆皇帝。
乾隆皇帝从其祖父那里继承下来的字画珍玩在内,毕其一生所搜集的稀世珍品数量之巨,举世无双。有些收藏,来自臣仆的贡献。乾隆二度南巡时,礼部尚书沈德潜前往接驾,一次就进献书画七件:董其昌行书两册、文征明山水一卷、唐寅山水一卷、王鉴山水一轴、恽寿平花卉一轴、王翚山水一轴。和珅进的金佛更是硕大无朋,长可数尺许,舁入阙中。以贡品之精备受乾隆青睐的总督李侍尧曾被治罪抄家,结果抄出黄金佛三座、珍珠葡萄一架、珊瑚树四尺者三株,都是准备呈献的贡品。
当然,乾隆的收藏品,有相当一部分是由内府制造的。乾隆皇帝尤其爱玉成癖,他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致力于玉器的生产和收藏,因此乾隆朝收藏的玉器甚丰。仅一件大禹治水的玉山,将玉料从新疆经水路运到北京,后又转运到扬州,制成后又运回紫禁城,就先后用去10年时间。这座超大型玉雕,高九尺五寸,重一万零七百多斤,堪称玉器之王。现在这座玉山就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里,接受游人们的检阅。同时接受检阅的还有上万件大小玉器,这多半是乾隆时期收藏的。
数十年从全国搜剔到的艺术精品,乾隆鉴赏后往往加盖乾隆御赏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等章,以示珍藏之意,然后让各精其道的儒雅词臣,分门别类,编为目录,经皇帝审定,再编印成书,如《西清古鉴》、《宁寿鉴古》系古铜器目录集,《西清砚谱》系古砚目录集。
早在乾隆八年,他就决定,要将内府收藏的书画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整理。首先将有关佛教和道教的作品,编撰成目录《秘殿珠林》;第二年,包含全部书画藏品的《石渠宝笈》开始编撰。这是一次规模空前的整理工作,它将为存在了两千年的中国宫廷书法绘画收藏画上一个句号。完成后的《石渠宝笈》,包括续编、三编共成书225册。这是明清两代,600年宫廷收藏的总结。也是历代帝王收藏的最后规模。全盛时期的清代宫廷收藏,大约有10000件以上,其中晋唐宋元书画2000件,明代书画2000件,这就是中国古典书画作品当时的最大规模。而乾隆皇帝最引为自豪的,当是数十载如一日地对历代书法名帖的搜集了。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和王旬《伯远帖》最为乾隆所钟爱,乾隆十一年他将这三件东西藏在大内养心殿西暖阁内,并以三希堂名之。
乾隆四十四年,皇帝命将内府珍藏的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权和冯承素所摹的《兰亭序》四个真本,《戏鸿堂帖》中柳公权书兰亭序原刻本、于敏中奉旨为这个原刻本填补阙笔的全本、董其昌的《兰亭序》临本,以及乾隆手临董其昌《兰亭序》本——一共八种《兰亭序》本墨迹刻石,名兰亭八柱。
除了书画之外,乾隆皇帝还热衷倡导青铜器的收藏和鉴赏。除了宫廷收藏,官僚士大夫中普遍形成了嗜古收藏的风尚,出现了一批卓有成就的收藏大家和古文字学家。他们不仅亲自鉴定考证,而且还着录摹拓,着书立说,相互辩驳,于是随之而来的考据之学又大行其道。此风一起,影响了差不多将近200年的收藏界和知识界。
乾隆的收藏之富在历史上堪称空前,单纯从收藏的数量来看,乾隆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皇帝。一份1816年的清单显示,当时有15000幅字画装饰着从北京紫禁城到察哈尔的皇宫,其中有2/3是1644年以后的作品。真的应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句古话了,这不仅记录了那一时代国力的空前强盛,也深深打上了乾隆皇帝追求宏伟气象、艳丽繁复的审美情趣的烙印。

乾隆二十二年十二月,皇帝传旨两广总督李侍尧和粤海关监督李永标,说:此次所进镀金洋景表亭一座甚好!嗣后似此样好看者多觅几件,再有大而好者,亦觅几件,不必惜价。如觅得时,于端阳进贡几件来!皇帝如此直接地向臣下索贡,有清一代并不多见。
看得出皇帝确实是喜欢得紧。
不要以为闭关锁国之下,清代的统治者与外界毫无接触。事实上,巴黎或者伦敦流行的玩艺儿,往往不久后就会随商船或者传教士传入北京。欧洲最顶级的钟表师成天琢磨康乾时代中国皇帝的喜好。还有欧洲人不远万里,从欧洲运来机械设备,在广州开办了钟表工场,专为皇帝和贵族生产奢侈品。一些中国匠人也发挥中国人特有的模仿天才,大量仿冒西洋产品,并且惟妙惟肖。不过乾隆一眼就看出这些合资及仿冒品并非正宗,强调宫中所用必须进口原装:从前进过竹叶青、洋漆器皿,亦非洋做。如进钟表、洋漆器皿,金银丝缎,毡毯等件,务要是在洋做者方可。(《乾隆皇帝与马戛尔尼》)
除了钟表外,皇帝还对西洋自动玩具着迷,特别是机器人和机器动物。宫中的西洋传教士西澄元研制了一头自行狮子,体量大小与真狮子无异,发条藏在狮子腹内,能行百步之遥。皇帝亲自前来观看,看着自行狮子昂首阔步向他走过来,大为开心。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西洋器物引起皇帝的兴趣。皇帝对西洋乐器很好奇。他命传教士魏继晋与鲁仲贤教小太监学习大拉琴,和小拉琴,在宫中组织了一个包括了大小提琴、钢琴、双簧管、单簧管、吉他在内的西洋管弦乐队,以便让居于深宫的女眷们也领略一下异国风情。
公元1792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七年秋天,皇帝接到了两广总督的一封紧急奏折。奏折说,有一个名叫英吉利的陌生国家,派人到广州来送信,说打算要来朝贡天朝。奏折后面还附上了翻译成中文的英国商业总管百灵的禀文。
这封禀文极具中国特色,内容如下:
英吉利国总头目官管理贸易事百灵谨呈天朝大人,恭请钧安。我本国国王,管有呀兰地嘧吨、佛兰西、嗳仑等三处地方,发船来广贸易。闻得天朝大皇帝八旬大万寿,本国未曾着人进京叩祝万寿,我国王心中十分不安。我国王说称:恳想求天朝大皇帝施恩通好。
凡有我本国的人来广,与天朝的人贸易,均各相好,但望生理愈大,饷货丰盈。今本国王命本国官员公辅国大臣吗嘎尔呢,差往天津。倘邀天朝大皇帝赏见此人,我国王即十分欢喜,包管英吉利国人与天朝国人永远相好。此人即日扬帆前往天津,带有进贡贵重物件,内有大件品物,恐路上难行,由水路到京,不致损坏,并冀早日到京。另有差船护送同行。总求大人先代我国王奏明天朝大皇帝施恩,准此船到天津,或就近地方湾泊。我惟有虔叩天地保佑天朝大人福寿绵长。
这封从天边不知名国家寄来的信语气真的极为恭顺。你看,去年皇帝八十大寿,他们知道信儿晚了,没赶上,他们国王居然就心中十分不安。因此就巴巴地赶着今年来给皇帝庆生日,如果皇帝肯赏脸见他,那么他们国王就会十分欢喜,还虔叩天地保佑天朝大人福寿绵长,真是懂得礼数。皇帝阅后极为满意。
不过,问题是,英吉利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在哪个方向?多远多大?禀文中提到了佛兰西,难道与传教士提过的法兰西有点关系?
皇帝命人搬来八年前调集中外所有博学者修定的《大清一统志》。这本书中已经记载了中国人所知道的天底下所有国家。然而,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虽然找到了传教士们常说的什么法兰西,意大利,却没找到英吉利三个字的影儿。
皇帝于是找来了宫中传教士,询问英吉利国是怎么回事。传教士们果然知道,告诉他,该国即系红毛国,在西洋之北,在天朝之西北。与法兰西国及意大利国在同一个方向,也以制造器械见长。
皇帝十分高兴。这既意味他将收到大批西洋贵重玩艺儿,更意味着,大清国的属国名单上,又将添上一个新的名字。
中国人的世界想象是,中国位居天下中央,是文明之邦。四周国家环绕在中国周围,都沉陷在野蛮愚昧之中。因此,愿意怀柔远人,向四周传播声教,以自己的文明之光将他们从不幸的黑暗中拯救出来。而四周明白事儿的夷人大都倾心向化,急切地想到中央王国来参观学习,学习先进文化。
来了自然不能空手,他们带着本国最好的土特产,恭恭敬敬献给中国皇帝。这标志着他们向先进文明的致礼,也标志着对中华帝国的臣服。这些国家就叫朝贡国,又称属国。
万国来朝、四夷宾服向来是中央帝国统治成功的标志。中华帝国的属国越多,就证明帝国治理得越良好。中央王朝通过册封,赐予四周小国王朝以合法性。而中央王朝自身的合法性,一定程度上也需要小国们的捧场来证明。历代王朝都热衷于展示自己的光荣伟大,以吸引周围国家前来朝贡。
大清王朝的属国数量自然也不少。因为中国与属国的关系根本上是礼仪性的,中国是君,外国是臣,所以清代的外交分别由礼部和理藩部来划片儿管理。东南及海上一片,如朝鲜、琉球、越南、南掌、暹罗、苏禄、缅甸以及西洋的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罗马教皇厅等,归礼部管。而归理藩院管辖的,主要是西北陆上属地及国家,比如哈萨克、尼泊尔、锡金、不丹和中国人一厢情愿中的属国俄罗斯等等。
一般来讲,在进贡国名单上增加一个新名字绝非易事。除了千方百计遣使招徕,就要大动兵戈武力威服。大清属国数量在乾隆年间增长最速,主要是因为乾隆二十二年,清朝击败准噶尔,这一战使哈萨克左右部、布鲁特东西部、安集延、玛尔噶朗、霍罕、那木干四城、塔什罕、拔达克山、博罗尔、爱乌罕、奇齐玉斯、乌尔根齐诸部落均同属内地或者列我藩服。以亘古不通中国之地,悉为我大清臣仆,稽之往牒,实为未有之盛事。
而如今,既没用大清帝国出兵,又没有遣使,数万里外大西洋上的从不知名的英吉利国就远慕声教,倾心向化,主动前来纳贡。
这难道不是中华帝国文化影响力的有力证明吗?不是大清盛世的最好注解吗?不是皇帝晚年遇到的一桩大喜事吗?何况这个新的臣仆将为皇帝贡献许多奇珍异宝。那篇禀文里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带有进贡贵重物件,内有大件品物,恐路上难行,由水路到京,不致损坏,并冀早日到京。
其实英国人并非是中华帝国的陌生客人。他们来到中国海边已经几百年了。很久以来,他们一直是大清国最重要的外贸伙伴国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