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明暗相斗

周家本是当地富商,太平天国攻陷常州后,周家资财散尽,败落了。1923年,周有光“高考”的时候,只好报考免费的师范学校。心有不甘的小伙子,参加了圣约翰大学的考试,还真考上了。但圣约翰大学属于贵族学校,周家难以承受高昂的学费。还是姐姐的同事朱毓君心怀慈悲,典当了妈妈的嫁妆,凑够了两百元的学费。

封建统治家族在利益争夺上,明争暗斗是常见的,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手足相残,骨肉相煎。
封建时代,太子的废立将导致统治集团
权利的重新分配,各种矛盾可能在此时突然爆发,所以这是君主政体最薄弱、最危险的环节。景帝从登基那天起就无时无刻不在考虑身后的储位问题,他一生共有
13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嫡出。原来,景帝的正妻薄皇后(薄太后的娘家孙女,在景帝做太子时由薄太后指定包办的)始终未生一男半女,这便引起了宫廷内部觊觎
储位的各方势力激烈的明争暗斗。明争的主要是窦太后,一心想立幼子梁王刘武为太子。暗斗的是后封为皇后的王夫人,想立自己的儿子刘彘为太子。
窦太后(公元前?—前135)名漪,清河郡人,吕后时被入选进宫。吕后挑选一些宫女出宫赏赐给诸侯王,窦姬被选中去了代国。代王非常喜欢她,先与她生了女儿刘嫖,后又生了两个儿子:和刘武。
刘恒原来的王后生了四个儿子后去世。等到刘恒成为后,原王后生的四个儿子也相继病死。这样在文帝即位不久,窦姬就被封为皇后,长子刘启立为太子,女儿刘嫖封为馆陶长公主,幼子刘武先封为代王,后封为梁孝王。
窦太后生大儿子刘启时难产,差点要了窦太后的命。为此,窦太后不太喜欢大儿子刘启而喜欢小儿子刘武,对他宠爱有加,并认为刘武不仅谦德谨让,孝道为先,而且有雄才大略,以后能安邦定国。等刘启做了皇上以后,窦太后就非常希望刘启能同意百年之后由弟弟梁王继承皇位。
窦太后把这个意图当面告诉了景帝。景帝非常孝敬母亲,为了不伤母亲的心,就说:“等和大臣们研究以后再做决定,我没什么意见。”后来,景帝在一次朝会上
专门讨论这个问题,大部分臣子表示不赞成,都认为应该传位给景帝自己的儿子。散朝后,景帝很无奈地对母亲说:“这事先放放再说吧,我尽量满足您的意思。”
在七国之乱爆发前夕,梁王刘武作为诸侯王由封国入长安。当时还没有立太子,在款待梁王的宴会上,大家都很高兴。出席宴会的有景帝、窦太后、梁王及
一些大臣。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景帝双手搂住梁王,嘴里念念有词:“我千秋万岁之后,将皇位传于你。”梁王心里明白这是景帝一时说的醉话,但心中还是暗暗
庆幸,他认为君无戏言,而且在场的文武大臣都听到了。窦太后听了自然很高兴,错误地以为这是景帝为立刘武为储王而在大臣之间做政治铺垫。这时窦后的从侄窦
婴(大将军,封为魏其侯)一本正经地说:“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汉之约也,上何以得传梁王!”景帝便起身看了窦婴一眼,接着眼睛半睁半眯,默然无
声,装着喝醉的样子,身子摇晃、站立不住。结果,这事又不了了之。窦太后由此对窦婴心生憎恨。
景帝前元七年十一月,景
帝废掉了七国之乱后所立的太子刘荣,窦后一见机会来了,又劝景帝立梁王为储。还有一次,窦后、景帝、梁王三人在酒宴上,窦后以殷代兄弟相传的例子告诉景帝
一定要把皇位传给梁王。景帝答应了,酒宴结束,汉景帝专门召集大臣们继续商议这事,袁盎就讲了春秋时代宋国哥哥把皇位传给弟弟,最终酿成内乱的史实,希望
景帝能够引以为戒。后来,袁盎亲自拜见窦后,把春秋时代宋国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窦后才最终取消了以梁王为储君的念头,并且让梁王回到
封国。窦后在梁王立储这件事上干政,以失败告终。
暗斗的主角是的母亲王夫人。王夫人,槐里人,父王仲,生母为臧儿。兄弟王俗、田鼢、田胜,妹王殉。王夫人曾嫁人并生一女名金俗,其母下其富贵,遂将王夫人姐妹一人送进刘启的太子宫。
王夫人入宫后给刘启生下4个孩子,一龙三凤,前3个均是女孩,分别被封为平阳公主、南宫公主和隆虑公主,而龙胎,就是后来著名的汉武帝刘彻。
刘彻本名刘彘,虽是汉景帝的儿子,但他既非长子,母亲也不是皇后,太子之位落到他头上,完全是宫廷斗争的结果。
景帝的姐姐馆陶公主刘嫖生有一女,姓陈,小名阿娇。刘荣被立为太子后,馆陶公主就去和刘荣的母亲栗姬商量,想亲上加亲,把阿娇许配给太子为妃。没想到竟遭栗妃的一口回绝,馆陶公主又羞又怒,从此与栗姬结下了怨恨。
王夫人机敏圆滑,趁机就凑了过来,当馆陶长公主刘嫖想将比刘彻大四岁的女儿阿娇许配给刘彻时,刘彻之母王夫人见长公主地位崇高,在窦太后跟前说一不二,就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从此两个女人结为一党,王夫人答应让儿子刘彻将来娶阿娇为妻,馆陶公主则力争废刘荣而立刘彻为皇太子。
一次,馆陶公主带着阿娇进宫觐见景帝,正好王夫人和刘彻也在,馆陶公主就问刘彻:“儿愿娶妇否?”刘彻笑笑不回答。馆陶公主故意指着一名宫女问:“此等
人为汝做妇,可合意否?”刘彻摇头不悦。再问:“阿娇好不好?”刘彻回答说:“若得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藏之。”这就是“金屋藏娇”典故的由来。
自从景帝答应了刘彻和陈阿娇的婚事,馆陶公主便开始起劲地在景帝和窦太后面前诽谤栗姬心狠手辣,不让她做皇后(皇后薄氏因无嗣被废)。景帝听后,大为惊怒,怕又要重演吕后谋害戚夫人的悲剧了。于是决定废黜栗姬和太子刘荣。
景帝七年正月,废刘荣为临江王。当年四月,封王夫人为皇后,立胶东王刘彻为太子。隔了不到两年,刘荣在临江封国内因为侵占文帝庙址造宫殿,被告发后捕入长安,他受不了酷吏的折辱,自杀身亡了。
太子是仅次于皇上的第二号人物,因此太子的立废牵动着整个国家的视线,也是统治集团内部明争暗斗的集中体现。刘荣的立与废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东汉后期的清流派名士是一群非常特殊的人。他们身无分文,却不必为衣食发愁。他们不是权贵,却能让权贵屈尊。

流淌不息的大运河水,滋润和洗礼着常州,千载以降,地杰人灵,文脉悠长。1906年1月13日,常州青果巷传出一声男婴的啼哭,“礼和堂”上下欢天喜地。青果巷盛产名士,盛宣怀、李伯元、赵元任、史良,皆出自此条小巷。这位腊月出生的男婴,就是一代名士――周有光。

皇甫规,字威明,出身于西北豪强,官至度辽将军,是东汉后期最著名的将军之一。他不怕勇猛的羌人,不怕权势遮天的宦官,唯独惧怕名士。解甲归乡之后,有一位曾经担任雁门太守的同乡前来拜访,皇甫规非常冷淡地把人家打发走了。有一天,一个名叫王符的年轻书生登门求见,皇甫将军“惊遽而起,衣不及带,屣履出迎”,原因很简单:王符是清流派的名士。

周家本是当地富商,太平天国攻陷常州后,周家资财散尽,败落了。1923年,周有光“高考”的时候,只好报考免费的师范学校。心有不甘的小伙子,参加了圣约翰大学的考试,还真考上了。但圣约翰大学属于贵族学校,周家难以承受高昂的学费。还是姐姐的同事朱毓君心怀慈悲,典当了妈妈的嫁妆,凑够了两百元的学费。

汉末枭雄也曾经以这种狼狈仓皇却极见热情的方式对待从袁绍那边前来投奔的许攸,人们都认为这是曹操有求于许攸,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许攸是一个大名士。在那个清流名士牛气冲天的时代,得罪了名士,就会招来非议,失去人心,等于自毁前程。史书描述说:名士们“危言深论,不隐豪强。自公卿以下,莫不畏其贬议,屣履到门”。

位于上海梵王渡的圣约翰大学,属于老资格的教会学校。晚清时期,中国先后存在14所教会大学,圣约翰大学属于14所教会大学的老大哥,曾培养不少人才,如文化界、邹韬奋,教育界马约翰、孟宪承、曹云祥、周贻春、陈景磐、傅统先,医学界颜福庆、牛惠霖,经济界刘鸿生、潘序伦、俞鸿钧、荣毅仁,政界俞大维、宋子文,外交界顾维钧、施肇基。顾准曾在这里教会计学,李慎之也曾在这所学府学习经济学。

名士的清议言论具有如此大的能量,这是东汉后期特有的现象,放眼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称得上是绝无仅有。东汉后期的“清议”,本质上是一种社会舆论。制造舆论的主体是清流派士大夫,外戚、宦官以及碌碌无为的官僚都是“清议”批判的对象,正直忠义、勇于任事的名士和官僚则成为“清议”褒扬的对象。

周有光在这所学府,领略通才教育的魅力,主修经济学,副修语言学。周有光以后的人生历程,似乎在圣约翰大学就已经打好伏笔。50岁之前,从事经济学;50岁到100岁之间,从事语言文字学。

曹腾,拥立汉桓帝刘志为帝、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被追封为皇帝的宦官

周有光大二下半学期,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圣约翰大学的师生义愤填膺,钱基博和孟宪承两位先生参与领导了学生运动。1925年6月3日,正当师生准备唱国歌并向国旗行鞠躬礼时,校长卜舫济赶到现场进行劝阻,双方情绪激烈,发生正面冲突。“国旗事件”的爆发,激起了中国师生的强烈愤慨,纷纷表示与圣约翰大学决裂。

东汉“清议”对宦官群体的批判和抨击最为严厉。“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在《出师表》中痛斥的“小人”,主要是外戚与宦官,而尤以宦官为最。

与圣约翰决裂的众多师生,在爱国士绅的赞助下,用三个月的时间,成立光华大学。爱国实业家张寿镛先生为这所学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追求“光与真理”的周有光,就从圣约翰大学转到“格致诚正”的光华大学。1927年,周有光以优异的成绩,从光华大学毕业。

男子去势,在宫中服侍皇帝与后妃,俗称为宦官。宦官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古代的埃及、波斯王宫中也使用宦官。《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即以宦官的身份担任中书令。东汉在皇宫外培养了一个庞大的士大夫群体,在皇宫内则豢养了一个同样可观的宦官群体。到东汉后期,宦官人数已经达到两千多人。历史研究发现,最早的阉割术出现在商代,从那时起就有阉人,中国的宦官早在夏商时期就已经出现,他们大多是奴隶、罪犯,在宫廷中做一些基本的“家务”。

令人遗憾的是,周先生的这两所母校,在20世纪50年代的院系调整中被撤销,两所母校的校址依旧,但早已换上了华东政法大学和东华大学的牌子。

东汉宦官深度干预政事,大约始自顺帝时期;到桓帝刘志、灵帝统治期间,宦官的权势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成为东汉后期政治舞台上的主角。延熹二年,桓帝借助宦官的力量,铲除了权倾一时的外戚梁冀,单超、曹腾、具瑗等宦官因功封侯,东汉进入了宦官专权的年代。

合肥张冀牖先生有四个女儿――元和、允和、兆和、充和。敦厚的叶圣陶先生说:谁要是娶了张家小姐,谁就会幸福一辈子。四位有福气的姑爷是――顾元、周有光、、傅汉思。

汉灵帝最宠幸的宦官是张让与赵忠。他曾公开宣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这些宦官倚仗着皇帝的宠幸,手握王爵,口含天宪,上下其手,左右朝政。他们深居宫廷,但是他们的亲朋故旧与附势之徒在京师内外遍布要津,飞扬跋扈,为非作歹,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势力网。“举动回山海,呼吸变霜露”,史书以此形容宦官集团的权势。

周家本是当地富商,太平天国攻陷常州后,周家资财散尽,败落了。1923年,周有光“高考”的时候,只好报考免费的师范学校。心有不甘的小伙子,参加了圣约翰大学的考试,还真考上了。但圣约翰大学属于贵族学校,周家难以承受高昂的学费。还是姐姐的同事朱毓君心怀慈悲,典当了妈妈的嫁妆,凑够了两百元的学费。

曹腾是东汉后期地位最为显赫的宦官之一。他侍候过四任皇帝,在宫廷中供职三十年之久,被封为费亭侯,官至大长秋,成为最受皇帝信任的政治顾问。曹腾死后,养子曹嵩承袭了爵位,得到了太尉这样的高官。曹嵩之子曹操少时放荡不羁、品行不修,二十出头就进入了官场。如果没有宦官祖父曹腾提供的荫泽,这个乱世枭雄未必能够成为汉朝江山的颠覆者。后来,曹魏政权追尊曹腾为“高皇帝”,曹腾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获得“皇帝”名号的宦官。在史家的笔下,曹腾还算是一个比较正派的宦官。一个正派的宦官尚且具有如此能量,其他宦官的情形就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