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大汉帝国与罗马帝国比较,东汉时期宦官干政

东汉是中国历史上宦官最为猖獗的时期之一,而且其特点相当明显,即宦官在皇帝与外戚斗争的夹缝中逐步增强自身的势力进而把持朝政。东汉宦官专权开始于十岁即位的汉和帝时期。此后的历代东汉皇帝都是年幼即位,其中最小的殇帝即位时刚满百日,桓帝即位时年龄较大,但也不过十五岁。每当小皇帝上台,因其年幼无知,国政往往操之于母后之手,而母后当权又往往依赖于外戚,从而造成外戚专权的局面。
当皇帝长大成人后,自然想亲政收权,而这必然形成与外戚之间的利益冲突。在皇帝与外戚的斗争中,皇帝因幼长深宫,势单力孤,所能依靠的大致也就是朝夕相处的宦官,而宦官一旦帮助皇帝取得大权,又会居功自傲,进而专权擅政。东汉宦官势力较为猖獗的时期是汉桓帝消灭外戚梁冀集团之后。由此而直至东汉灭亡,宦官专权擅政,排除异己,并制造一次次党锢事件,不仅败坏了朝政,而且加深了政治的黑暗。

西罗马帝国的灭亡,结束了欧洲奴隶社会的历史,历史学家通常也把它作为世界历史分期的标志。大汉帝国的崩溃,虽然也带来了鼎立、西晋、东晋、三个多世纪的混战和封建王朝的割据,但中国基于大一统的惯性和基因,在公元581年,隋文帝又重新统一了中国。
在东方的西汉帝国无比强盛的时候,从地处意大利一隅的蕞尔小邦罗马,悄然出现了一个几乎囊括中南欧、北非、中东的庞大西罗马帝国。帝国东起幼发拉底河,
西迄不列颠、西班牙,南起北非,北达莱茵河、多瑙河,包括现在欧亚非几十个国家。帝国建立在古罗马城邦小国和奴隶制共和政体上,公元前29年(汉光武帝建
武四年),被刺身亡。一位腼腆,但有着钢铁一般坚韧意志的年轻男子从东方返回罗马,这就是开创罗马帝国的奥古斯都大帝屋大维。这个共和国的东方执政
官,战功显赫,在举行盛大的入城凯旋式上,获得“元帅”称号,还被赋予监察官权力。次年改组元老院,成为首席元老。公元前27年1月13日,屋大维在元老
院发表演说,表示向元老院和罗马人民交卸大权,恢复共和政体。元老院授予他“奥古斯都”的尊称和无比荣誉,并恳请他直接管辖高卢、西班牙
和叙利亚3个行省,统率所有罗马军团。
通过这次戏剧性的表演,屋大维以退为进,合法地取得了帝国的军政大权。公元前12年,他又担任作为宗教最高职务的大祭司长。屋大维的权力达到顶峰,他被神化,在意大利和行省建造了供奉他的祭坛和神庙。
西方的罗马帝国和东方的大汉帝国有许多相似之处,也走过了从战乱、政变到大统一后加强中央集权的道路。不同的是,统一中国后建立的是皇帝家天下的
封建制中央集权,汉高祖建立的大汉帝国承袭秦制,在皇帝集权的基础上完善了封建官僚办事机构。而屋大维建立的是奴隶制“元首”集权,他统治时期共和制
的各种政治机构和官职依然存在,他所拥有的各种职权都是由元老院和公民大会授予的。他以退为进假共和之名独揽国家大权,加上他享有崇高的威望,使他凌驾于
元老院之上,实际上成为了罗马帝国不是皇帝的“皇帝”。他掌握着军队的领导权,保证了他对国家事务的最高决定权。屋大维建立的元首制披着共和外衣,实质上
是隐蔽的专制君主制。这跟秦始皇统一中国加封自己为“皇帝”没有什么不同。
屋大维表面提高元老院的政治地位和社会荣誉,实质上削弱其
实际权限。他三次对元老院进行改组,把元老名额从1000人减至600人,通过改组,清除异己,安插了大量亲信。他握有以个人名义同外国签订条约的特权,
元老院的外交权几乎丧失殆尽。元老院的军事领导权和财政权也大受削弱。行省分为元老院行省和直属元首的行省,前者包括业已安定的各省,由元老院任命卸任执
政官治理,而高卢、西班牙、叙利亚和埃及则属于元首的私产,不在行省之列。
元首对行省军政掌握着最高权力,这种行省分治制度实际上是
元首的一统天下。元老院名义上仍有财政权,掌管国库,但屋大维对帝国财政掌握最后裁定权,他建立帝国财政收支总账和元首金库,直接控制和调节全国财政收
支。在立法方面,其创制权和建议权掌握在元首的手中,元首可以向公民大会提出法案,付诸表决通过,并有权直接颁布诏令。在司法方面,常设刑事法庭依然存
在,但涉及叛逆罪和牵连元老等级的重大案件,则由元首组成特别法庭审理。屋大维还创设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设立元老咨询会议,建立元首金
库等办事机构,对管理财政的督察官及手下的文职官员发给薪金,任用被释放的奴隶办理公务,迈出了建立帝国官僚制度的第一步。经过屋大维40余年的独裁统治
和经营,在罗马建立起了元首制统治形式,屋大维被后世称之为奥古斯都大帝。
这位奥古斯都大帝,其实跟开创东汉复兴的汉光武帝刘秀有很
多相似之处。他们都经过国内的政变和动乱,从乱中取得政权,而后凭借其文治武功,向周边地区四处征伐开疆拓土,将帝国带向繁荣。西汉由于篡政,加剧了
社会矛盾,引发赤眉、绿林等农民起义和匈奴不服“不是刘氏子孙,何以可为中国皇帝”,于是边疆烽火迭起,祸乱无穷。公元25年(比屋大维返回罗马早四
年),在两汉之间激烈的动乱年代,顺应历史潮流,汉高祖刘邦的九世孙、萧王刘秀,在绿林军的协助下,平息群雄,推翻了王莽所建立起的新朝,夺得帝位,建都
洛阳,使分崩离析的中华民族再度走向统一。与西汉情形相似的罗马共和国,公元前2世纪(西汉建国为前206年)通过布匿战争、马其顿战争,占领迦太基、马
其顿和希腊以及西班牙诸地区,统一了意大利半岛。但是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社会矛盾白热化,奴隶起义迭起,元老院内部斗争愈演愈烈。经历苏拉独裁,前三头同
盟、恺撒独裁、后三头同盟,来自东方的执政官屋大维乱中夺权收拾残局,重新统一四分五裂的共和国,并带向帝国繁荣。
当时罗马平民中的
富裕农民和城市工商业者,特别是意大利自治市的中等阶层,属于小奴隶主范畴,也构成元首制的社会基础。可是,破产农民和流落城市的无业游民则为平民的多
数,他们除了充当雇佣兵以外,别无生路。屋大维对他们采取软硬兼施的政策:一方面严格限制平民的政治活动,镇压他们的暴动;另一方面,则用各种施舍来收买
他们。屋大维给20万城市平民每月无偿发放粮食,有时还发给钱款,并时而举办节庆娱乐活动,以转移平民对政治的注意力。城市平民安于“面包和竞技”的寄生
生活,已失去先前作为一个社会阶层所发挥的政治作用了。
屋大维竭力维护奴隶制,加强对奴隶的压制和镇压。他不仅对释放奴隶作了严格的
限制,而且通过元老院重申罗马的旧法:凡奴隶杀死主人,在家奴隶闻声不救,则一律处死。他还严令搜捕逃亡奴隶,镇压奴隶暴动。这些都清楚地反映了元首制服
务于奴隶主阶级的实质。此外,屋大维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复兴古时淳朴风尚,健全家庭关系,奖励生育儿女,提倡节俭生活。他还恢复罗马古老的宗教崇拜和传统
习俗,并大兴土木,兴建神庙、剧场、水道、浴池,使罗马城市面目焕然一新。他曾自豪地说:“我接受的是一座砖造的罗马城,却留下了一座大理石的城市。”
内战结束后,屋大维把他统率的60余个军团缩编为28个精锐军团,每个军团有5500名步兵和120名骑兵,并辅以相应的辅助部队,组成常备军。军团主
要是从罗马公民中招募,辅助部队约有15万人,来自行省居民和依附部落,他们驻扎在行省和边疆。海军舰队停泊在拉温那和墨萨纳等地。此外,还创设近卫军9
个大队,每个大队1000人,拱卫罗马和意大利。经过整顿和改编,罗马军队完成了向职业常备军的过渡。屋大维以军队作为对内实行独裁统治,对外进行扩张侵
略的工具。
在东方,他利用帕提亚和亚美尼亚内部争夺王位的斗争,以军事力量为后盾采取灵活外交手腕,控制了亚美尼亚,并迫使帕提亚以
幼发拉底河定为罗马和帕提亚的界河。为此罗马举城欢庆,屋大维的声望更日臻高涨。在西方,他对西班牙和高卢继续进行征服战争,扩展帝国的疆界。经过连年苦
战,前19年把西班牙西北部的山地部落完全征服。接着,进军多瑙河上、中游地区,建立了里底亚、诺里克、潘诺尼亚和米西亚行省。前12年,罗马军队越过莱
茵河,侵入莱茵河和易北河之间的地区,建立了日耳曼行省。其间,潘诺尼亚爆发大起义,罗马经过三年讨伐把起义压服下去。不久,日耳曼人又掀起反抗斗争。公
元9年,罗马统帅发鲁斯率领3个军团和9个辅助部队前去镇压,结果遭日耳曼部落围攻全军覆没,发鲁斯自杀身亡。屋大维痛心不已,以头撞门呼叫:“发鲁斯,
还我军团!”由此,罗马向北扩张受阻,帝国北部边界就限于莱茵河以南。
屋大维死后,由他的养子提比略继位。从提比略起,经卡里古拉、
克劳狄到尼禄四个皇帝在帝国初期相继执政,社会基本稳定,经济发展迅速,版图日阔,地中海成了帝国的内湖。公元1世纪中叶,基督教兴起,克劳狄在宫廷阴谋
中被毒死后,尼禄登上帝位。尼禄是罗马史上有名的暴君。在尼禄统治时期,宫廷阴谋频频发生,母后阿格里皮娜与尼禄争权,结果被尼禄杀
害。尼禄残暴凶狠,放荡不羁,挥霍无度,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和饮宴游赏之中。他自诩多才多艺,经常不理朝政,登台歌唱演奏,参加角斗竞技,甚至到希腊参加
奥林匹克和科林斯赛会,长期进行公开演出,因博得希腊人的赞赏而赐给希腊自治权。
公元64年夏,罗马发生火灾,大火连烧6天,全城
14个区只有4个区幸免于难。据传,正当罗马火光冲天化为火海之时,尼禄却登楼观火,吟咏特洛伊城毁灭的诗篇。大火之后,罗马留下一片废墟,他竟抢先修建
奢华的“金宫”。罗马流传尼禄为建新宫而故意纵火。尼禄为制止流言,大肆捕杀嫌疑犯,把纵火罪加在基督教徒身上,进行残酷迫害。尼禄的骄奢淫逸和挥霍浪
费,很快使国库枯竭,财政面临危机。他一方面增加苛捐杂税,假借货币贬值进行搜刮;另一方面则以“侮辱罗马人民尊严法”处死元老贵族,没收他们的财产。
公元65年,罗马贵族以皮索为首组成谋杀尼禄的集团,但事泄未果。事后尼禄处死了皮索,连自己的老师辛尼加也被勒令自杀。尼禄撕下元首制的伪装,把自己和神等同起来,公开接受亚美尼亚国王尊奉他为太阳神,甚至把罗马城更名为尼禄城。
尼禄的倒行逆施引起了罗马各阶层普遍不满,反抗斗争日益高涨,前后发生了不列颠南部伊塞尼族女王鲍狄卡领导的反罗马的起义,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各地起义、
高卢起义,高卢总督文德克斯号召推翻“丑角元首”。这时近卫军背叛了尼禄,元老院宣布尼禄为公敌。被废黜的尼禄走投无路,最后在罗马郊外自杀。行省军团纷
纷拥立皇帝,互相战争,形成所谓四皇帝时代。东部行省和多瑙河区军团拥立韦柏芗为皇帝,战胜西部行省和近卫军推举的皇帝,建立了弗拉维王朝。弗拉维王朝传
至安敦尼王朝(公元96—192年),罗马帝国到达鼎盛,在罗马历史上被称为“黄金时代”。
可是,好景不长,到马可·奥勒略统治时
期,罗马帝国由盛转衰,奴隶制危机的征兆显露端倪。社会上的阶级矛盾越来越尖锐。生产已经在一天天地下降,但是帝国为了保住它的统治,还维持着庞大的官僚
机构,供养了几十万军队。带兵的为了增加军饷,纵容军队去抢劫。当官的争权夺利,贪污成风。奴隶主穷奢极欲,荒淫无度。就说他们的沐浴吧,罗马的浴室往往
是一座华丽的建筑,有供洗澡前进行运动的回廊,有许多相互连接、温度不一的暖气房。每过一间暖气房,温度就加高一次。洗澡的人在暖房里,等全身的汗出透
了,才用温水冲洗。洗了温水,再洗凉水,还要遍身涂擦软膏,以防受寒。罗马皇帝为了炫耀帝国的豪华富强,经常假借各种节日和纪念日的名义,举行盛大的游
艺。公元106年,罗马皇帝图拉真为纪念他在达西亚的胜利,曾经连续举行123天的节日娱乐。可是,罗马的统治者一点也不关心帝国的命运,争夺权利的斗争
越来越厉害。那些掌握重兵的将领,常常互相残杀,皇帝的废立都操纵在他们手里。今天立一个皇帝,明天又杀掉,成了家常便饭。这一切都表明,奴隶制的罗马帝
国已经腐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了。
始料不及的是,罗马帝国的最后崩溃,竟然来自汉元帝时代“和亲”的与匈奴王呼韩邪的儿子逐日王
的一支后裔。王莽篡政匈奴作乱,汉光武帝击退匈奴。光武建武二十四年,有小部分匈奴人,分裂出来归附了汉朝,他们被称为南匈奴。逐日王的后
代为北匈奴,于公元89年败走欧洲,在里海一带的大草原上奋斗了二百多年,他们的势力骤然爆发,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到阿提拉为匈奴王的时代,他统帅快
捷骁悍的匈奴骑兵与哥特人大举南下,侵入意大利北部,向罗马挺进。匈奴与哥特联军无坚不摧,罗马统治者惊惶万状。罗马城外传来了暴风骤雨般“得得”的马蹄
声,匈奴人已经占领了罗马的港口奥斯提亚,断绝了罗马城里的粮食来源。饥饿和瘟疫,很快使罗马成了一座死城。元老院派人去向阿提拉求和,阿提拉要求罗马交
出全部金银财宝。 罗马代表惊恐地问:“那么你打算把什么留给罗马人呢?”
“生命!”阿提拉吼叫道。
“不能逼人太甚。罗马还有不少的人,还可一战。”罗马元老院代表壮着胆子回答。
“还有不少人?那好。草越密,越好割!”
阿提拉逼视着罗马代表,扬起了他那被欧洲人恐怖地称之为“上帝之剑”的马刀。罗马人屈服了,和平的代价是:
罗马人交付黄金5000磅,白银80000万磅,绸料4000块,皮革3000张,东方胡椒3000磅。罗马人为了凑足5000磅黄金,甚至把金制的神
像也熔化了。阿提拉收到贡品,但匈奴人与哥特人的联军,这些被称为“蛮族”的人,还是打进了罗马城。阿提拉向士兵们宣布:攻进罗马,可以任意抢劫三天。三
天三夜的洗劫,四面八方的大火,使罗马城巍峨的殿宇、壮丽的宫室化为焦土。金质神像和黄金器皿装满了一车又一车,都被拉走了。曾经征服过、掠夺过别的民族
的罗马人受到了无情的惩罚。许多元老贵族变成了奴隶,原来的奴隶在杀死了自己的主子以后,加入了匈奴人与哥特人的队伍。此后,在西罗马帝国广阔的领土上,
任由东哥特人、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人、盎格鲁撒克逊人陆续建立起一个个“蛮族”小王国。帝国的版图就像一片被蚕啃过的桑叶,四周都吃光了,中间也已
经千疮百孔。那些“蛮族”小国就是今天欧洲一些国家的前身。
西罗马帝国的灭亡,结束了欧洲奴隶社会的历史。历史学家通常也把它作为世
界历史分期的标志。大汉帝国的崩溃,虽然也带来了三国鼎立、西晋、东晋、南北朝三个多世纪的混战和封建王朝的割据,但中国基于大一统的惯性和基因,在公元
581年,隋文帝杨坚又重新统一了中国。而西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彻底灭亡,君士坦丁在拜占庭建立东罗马帝国后,就再也不复存在。此后,曾经辉煌、曾经
庞大的西罗马帝国,就再没有重新统一的一天了。这好像是冥冥中上天在安排罗马帝国与大汉帝国的同途殊归,而究其实都是大一统的惯性和基因在发生作用。

通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到公元8年,正式即位称皇帝。改国号叫新,都城仍在长安。从汉高祖称帝开始的西汉王朝,统治了210年,到这时候就结束了。王莽做了皇帝,打着复古改制的幌子,下令变法。王莽改制的主要内容有五个方面:
一、“王田,奴婢”政策。这项政策是王莽改制中的最主要的政策。他认识到土地与奴婢问题是当时的主要社会问题,而且必须立即从根本上解决。他于是宣布:
“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属”,不准买卖。“王田”就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就是实行土地国有制,也就是废除土地私有制,恢复井田制。办法是重新
分配土地。占有土地多的地主,“其男口不盈八而田过一井者”,没收其多余的部分,按一家百亩之数,分给九族乡党。废除奴婢制度,改奴婢之名称
“私属”,即家众、家丁,以体现“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之意。违令者治罪。
二、五均、六。这是的某些财政政策的继续或发展。
五均就是改长安的东市令、西市令和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的市长为“五均司市师”。其下置交易丞,掌管平抑物价;又置钱府丞,掌管征收工商农桑之税和
赊贷。贫民为谋生活向官家借贷,年利什一。各郡、县也设司市,职掌和司市师相同。
六是官府专营盐、铁、酒、铸钱、征收渔猎樵采之税及五均、赊贷,共六项事业。
三、改革币制方面。王莽改革币制是由附会周景王铸大钱引起的。他铸有各种刀币,作为大钱。后因“刘字有金、刀”做偏旁,刀币犯忌,他又废刀币和五铢钱。
另造二十八种货币,叫做二十八品。黄金一品,银货二品,龟宝四品,贝货五品,钱货六品,布货十品。钱和布为同一物,即铜制。所以总称为“五物、六名、二十
八品”。王莽共改革币制五次。
四、改革中央机构,调整郡、县划分,改易官名、地名。王莽为了附会西周的官制,在中央设四辅(太师、太
傅、国师、国将、位上公),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四将(更始将军、卫将军、立国将军、前将军),总共十一公。三公以下设九卿、二十七大夫、八
十一元士,组成中央机构。又置六监,分掌京师宫殿的守卫、皇帝的舆服等。改郡太守称卒正、连率或大尹等,县令、长称宰。又改变郡、县的划分和名
称,有些地名连改五次,最后又用原名。
五、改变少数民族的族名和民族首领的封号。如改钩町王为钩町侯,改高句骊王为下句骊侯,改匈奴单于为降奴服于,改“匈奴单于玺”为“新匈奴单于章”。
王莽改制很快就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就他来说,主要有三个问题。
一是附会古制:王莽改制的一个最突出的特点是附会西周的制度,这是脱离实际的,也是他改制的致命伤。例如土地与奴婢问题,是西汉一代最主要的社会问题,
自汉武帝时的董仲舒到哀帝时的师丹等,都主张“塞并兼之路”或“宜略为限”。这样尚且遭到反对,不得实行。而王莽的“王田”政策则是要彻底废除土地私有
制,收土地归国有,恢复所说的西周的井田制。这是使历史倒退,也是办不到的事情。所以命令下达后,贵族、官僚、地主不仅未交出一点土地来,反而激烈反
对这项政策。贫苦农民不仅未分到田地,反而由于生活所迫,出卖土地或儿女,却就触犯了这项政策的罚则,以致沦为罪犯,给广大劳动人民制造了更多更大的痛
苦。这项政策就是脱离实际,行不通的。过了三年,王莽就下令废除了。这项政策的废除,标志着王莽改制已基本上失败了。
二是官吏贪污:
“五均、六”政策本来是用以制止囤积居奇,平抑物价,增加财政收入,稳定人民生活。这需要一批谙于事业、廉洁奉公的人充任官吏。汉武帝为实行均输、平
准、盐铁国营,重用了一批大小商人为官吏,基本上是成功的。王莽所用的也是一批商人,可是这些商人一旦为官,却利用职权,谋取私利;与地方官吏勾结,制造
假账,官府无所得,利益尽入私囊。
三是任意乱改:王莽改革币制,改革中央和地方官名,改变地名,更改少数民族名称等,都不是当时的政
治或社会需要,而是在盲目附会所谓西周的制度或迷信思想,以抬高他个人的声威。不仅毫无积极意义,相反的,还为国家、社会制造了更大的混乱。一再改变币
制,使币制混乱,大批的人民破产。一再改易地名,甚至主管官吏都弄不清其辖区应叫什么名字。乱改民族名称,破坏了民族间的和睦相处,加剧了民族矛盾。王莽
又征发30万士卒准备进击匈奴和东北各族,内地的人民抗拒征发,长城沿边的人民亦相继起义。
改制带来的混乱,战争带来的苦难,赋役带
来的负担,真是灾祸重重,然而天公亦不作美。新莽时期自然灾害十分严重。水灾、旱灾、蝗灾、黄河决口等接连不断,饥荒遍地,人民流离。王莽自己哀叹道:
“予受命遭阳九之厄,百六之会”,“惟即位以来,阴阳未和,风雨不时,数遇枯旱,蝗螟为灾,谷稼鲜耗,百姓苦饥。”
面对严重的自然灾
害,统治者理应减免赋役,开仓赈济,然而王莽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赋车籍马,催租要钱,青壮者开往前线,老弱饿死田间。混乱的新政,错误的战争,繁重的赋
役,加剧了天灾的破坏力,人民无以为生,无路可走,只有铤而走险,从反叛中求生存。从王莽执政的第三年起,各地农民接连不断地起义,最后终于形成了以赤
眉、绿林两支起义队伍为主的农民反抗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