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烽火戏诸候

周宣王死后,子宫涅即位,就是幽王。周幽王开始主持朝政时,社会动荡多事,内外交困,而周幽王却任命“善谀好利”的虢石父为卿士,引起国人很大的怨愤。他又宠爱褒姒,将申后和太子宜臼废掉,立褒姒为皇后,以褒姒子伯服为太子。褒姒为褒国人,姒姓。幽王昏淫无道,只知讨好褒姒,不关心民众。褒姒不喜欢笑,幽王费尽心机欲图褒姒一笑,而褒姒始终不笑。在古时为有利于传递军事情况,往往于军事要地,每隔一段距离建一座高大的高台,称作“烽火台”。如果有敌入侵,白天则举烟,夜里则举火报警。倘若周天子举烽火报警,诸候都有派兵驰援之义务。周幽王为博得褒姒一笑,无敌来犯却点燃烽火,诸候以为有敌犯周,纷纷率军队至京城勤王,来到之后,才明白是空跑一场。此情景引起褒姒开怀大笑。幽王为此而数举烽火,其后诸候遂不至。这个典故就是后人所说的“烽火戏诸候”。周幽王姬宫涅在幽王五年废申后及其太子宜臼的时候,遭到大臣卿士极力反对,但姬宫涅一意孤行。宜臼被废后,到其母家申国逃难。这时候周王朝的力量十分衰微,就好似一中等诸候国,齐、鲁、晋、卫已不听从周王朝的命令而独立。申候虽不满姬宫涅,但还没有公然叛周。幽王八年,姬宫涅立褒姒子伯服为太子,遂使周、申之间矛盾趋于表面化。幽王九年,申候与西戎及郐候联合,准备反周。第二年,姬宫涅针锋相对,与诸候结盟于太室山,并派兵讨伐申国以示威。幽王十一年,申候与郐国、犬戎举兵讨伐镐京,因先前有烽火戏诸候之举,故姬宫涅再燃烽火而诸候不至,势穷力孤,被打得大败,带领褒姒、伯服等人及郑伯友向东逃窜,在骊山下坡被戎兵追及,戎兵杀姬宫涅、伯服和郑伯友,掳褒姒,掠夺周室财宝而去。幽王死后,申候、鲁候、许文公等共立原太子宜臼于申,虢公翰又另立王子余臣携,形成两王并立的局面。宜臼为避犬戎,将首都迁到洛邑,是为周平王。另立的周王余臣在公元前760年被晋

姜尚姜尚,名望,吕氏,字子牙,或单呼牙。也称吕尚,因是齐国始祖而称“太公望”,俗称姜太公。东海海滨人。西周初年,被周文王封为“太师”,被尊为“师尚父”,辅佐文王,与谋“翦商”。后辅佐周武王灭商。因功封于齐,成为周代齐国的始祖。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享盛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谋略家。相传姜尚的先世为贵族,在舜时为官,因功被封于吕,故为吕氏,名吕尚。中国古代的姓是母系氏族的产物,所以“姓”即“女生”,后来在一个姓中又以男性为主有了氏,到春秋战国以后,氏越来越多,姓和氏逐渐合二为一,就是现在所说的姓氏。后来家道中落,至姜尚时已沦为贫民。为维持生计,姜尚年轻时曾在商都朝歌宰牛卖肉,又到孟津做过卖酒生意。他虽贫寒,但胸怀大志,勤苦学习,始终不倦地研究、探讨治国兴邦之道,以期有朝一日能够大展宏图,为国效力。直到暮年,终于遇到了施展才华之机。当时,正是东方大国殷商王朝走向衰亡的时期。殷纣王暴虐无道,荒淫无度,朝政腐败,社会黑暗,经济崩溃,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而西部的周国由于西伯姬昌倡行仁政,发展经济,实行勤俭立国和裕民政策,社会清明,人心安定,国势日强,天下民众倾心于周,四边诸侯望风依附。壮心不已的姜尚,获悉姬昌为了治国兴邦,正在广求天下贤能之士,便毅然离开商朝,来到渭水之滨的西周领地,栖身于磻溪,终日以垂钓为事,以静观世态的变化,待机出山。一天,姜尚在磻溪垂钓时,恰遇到此游猎的西伯姬昌,二人不期而遇,谈得十分投机。姬昌见姜尚学识渊博,通晓历史和时势,便向他请教治国兴邦的良策,姜尚当即提出了“三常”之说:“一曰君以举贤为常,二曰官以任贤为常,三曰士以敬贤为常。”意思是,要治国兴邦,必须以贤为本,重视发掘、使用人才。姬昌听后甚喜,说道:“我先君太公预言;‘当有圣人至周,周才得以兴盛。’您就是那位圣人吧?我太公望子久矣!”于是,姬昌亲自把姜尚扶上车辇,一起回宫,拜为太师,称“太公望”。从此,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注:传说姜尚本是处士,为逃避殷纣的暴政,隐海滨。又说他曾事纣,因纣无道而离去,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归周文王。还有的说他曾屠牛于朝歌,卖饮于孟津;或说他年老穷困,隐于渭滨,以渔钓于周文王,文王载与俱归,立以为师。以上所说归周的途径虽不同,但归周大事的核心人物则是肯定的。

井田制是我国奴隶社会的土地国有制度,西周时盛行。那时,道路和渠道纵横交错,把土地分隔成方块,形状像“井”字,因此称做“井田”。井田属周王所有,分配给奴隶主使用。奴隶主不得买卖和转让井田,还要交一定的贡赋。奴隶主强迫奴隶集体耕种井田,无偿占有奴隶的劳动成果。“井田”一词,最早见于《谷梁传·宣公十五年》:“古者三百步为里,名曰井田。”夏代曾实行过井田制。商、周两代的井田制因夏而来。井田制在长期实行过程中,从内容到形式均有发展和变化。井田制大致可分为八家为井而有公田与九夫为井而无公田两个系统。记其八家为井而有公田者,如《孟子·滕文公上》载:“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记其九夫为井而无公田者,如《周礼·地官·小司徒》载:“乃经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以任地事而令贡赋,凡税敛之事。”当时的赋役制度为贡、助、彻。助即服劳役于公田,贡为缴纳地产实物。周行彻法,当为兼行贡、助两法。结合三代赋役之制来分析古时井田之制的两个系统,其八家为井而有公田、需行助法者自当实行于夏、商时期。其九夫为井而无公田者当始实行于周代。周朝行助法地区仍沿用八家为井之制,惟改私田、公田之数为百亩;而行贡法地区则将原为公田的一份另分配于人,故有九夫为井之制出现。古时实行易田制,一般是不易之地家百亩,一易之地家二百亩,再易之地家三百亩。以上所说井田之制,当为在不易之地所实行者,是比较典型的。至于在一易之地、再易之地等如何以井为耕作单位进行区划,已无法推知,井田之间立五沟五涂之界以便划分土地和进行生产。井田制由原始氏族公社土地公有制发展演变而来,其基本特点是实际耕作者对土地无所有权,而只有使用权。土地在一定范围内实行定期平均分配。由于对夏、商、周3代的社会性质认识各异,各家对井田制所属性质的认识也不相同,或以为是奴隶制度下的土地国有制,或以为是奴隶制度下的农村公社制,或以为是封建制度下的土地领主制,或以为是封建制度下的家族公社制或农村公社制。但在承认井田组织内部具有公有向私有过渡的特征,其存在是以土地一定程度上的公有作为前提这一点上则认识基本一致。夏朝、商朝时期实行的八家为井、同养公田之制,公有成分更多一些。周代以后出现的九夫为井之制个人私有的成分已增多,可以看作私田已被耕作者占有。西周中期,贵族之间已有土地交易,土地的个人私有制至少在贵族之间已经出现。由此,自上而下,进一步发展为实际耕作者的土地个人私有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