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李可染作品价格如何,唐继尧为何而死

图片 3

图片 1嵇康抚琴图
在整个魏晋文艺界和思想界,嵇康都是一位极有魅力的人物,他的人格和文化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嵇康是著名的琴艺家和哲学家。他精通音律,“广陵散绝”体现的是嵇康作为一个伟大音乐家的悲剧。
嵇康广陵散
《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它是中国汉族古代一首大型琴曲,中国音乐史上非常著名的古琴曲,著名十大古琴曲之一。
今存《广陵散》曲谱,最早见于明代朱权编印的《神奇秘谱》,谱中有关于“刺韩”、“冲冠”、“发怒”、“报剑”等内容的分段小标题,所以古来琴曲家即把《广陵散》与《聂政刺侠累》看作是异名同曲。
据赵西尧等著《三国文化概览》的描述,《广陵散》乐谱全曲共有四十五个乐段,分开指、小序、大序、正声、乱声、后序六个部分。正声以前主要是表现对聂政不幸命运的同情;正声之后则表现对聂政壮烈事迹的歌颂与赞扬。正声是乐曲的主体部分,着重表现了聂政从怨恨到愤慨的感情发展过程,深刻地刻划了他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复仇意志。全曲始终贯穿着两个主题音调的交织、起伏和发展、变化。一个是见于“正声”第二段的正声主调,
另一个是先出现在大序尾声的乱声主调。
正声主调多在乐段开始处,突出了它的主导体用。乱声主调则多用于乐段的结束,它使各种变化了的曲调归结到一个共同的音调之中,具有标志段落,统一全曲的作用。
《广陵散》的旋律激昂、慷慨,它是我国现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杀伐战斗气氛的乐曲,直接表达了为父报仇的精神,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及艺术性。或许嵇康也正是看到了《广陵散》的这种反抗精神与战斗意志,才如此酷爱《广陵散》并对之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广陵”是扬州的古称,“散”是操、引乐曲的意思,《广陵散》的标题说明这是一首流行于古代广陵地区的琴曲。这是我国古代的一首大型器乐作品,它萌芽于秦、汉时期,其名称记载最早见于魏应璩《与刘孔才书》:“听广陵之清散”。到魏、晋时期它已逐渐成形定稿。随后曾一度流失,后人在明代宫廷的《神奇秘谱》中发现它,再重新整理,才有了我们今天听到的《广陵散》。琴曲的内容据说是讲述战国时期聂政为父报仇,刺杀韩相侠累的故事。
嵇康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大师,他写的《声无哀乐论》、《难自然好学论》、《太师箴》、《明胆论》、《释私论》、《养生论》千秋相传,并且他弹得一手好琴,尤其善于演奏《广陵散》,倍受人们关注。当时与他齐名的还有比他大十三岁的阮籍,音乐史上常有“嵇琴阮啸”的说法,但在思想和人格上,嵇康要比阮籍更高出一筹。
嵇康对那些传世久远、名目堂皇的教条礼法不以为然,更深恶痛绝那些乌烟瘴气、尔谀我诈的官场仕途。他宁愿在洛阳城外做一个默默无闻而自由自在的打铁匠,也不愿与竖子们同流合污。他如痴如醉地追求着他心中崇高的人生境界:摆脱约束,释放人性,回归自然,享受悠闲。熊旺的炉火和刚劲的锤击,正是这种境界绝妙的阐释。所以,当他的朋友山涛向朝廷推荐他做官时,他毅然决然地与山涛绝交,并写了文化史上著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以明心志。
不幸的是,嵇康那卓越的才华和逍遥的处世风格,最终为他招来了祸端。他提出的“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人生主张,深深刺痛了统治阶级的要害:嵇康如此藐视圣人经典、痛恨官场仕途,长久下去,岂不危害我太平江山的统治,此人非杀无以正民风、清王道,这里不是现成有个吕安的案子吗?将他牵连进去,既可杀之,又不会施人以柄,岂不妙哉。于是,在一些仇视嵇康的小人的诽谤和唆使下,公元262年,统治者司马昭下令将嵇康处以死刑。在刑场上,有三千太学生向朝廷请愿,请求赦免嵇康,并要拜嵇康为师,这正是向社会昭示了嵇康的学术地位和人格魅力,但这种“无理要求”当然不会被当权者接纳。而此刻嵇康所想的,不是他那神采飞扬的生命即将终止,却是一首美妙绝伦的音乐后继无人。他要过一架琴,在高高的刑台上,面对成千上万前来为他送行的人们,弹奏了最后的《广陵散》,铮铮的琴声,神秘的曲调,铺天盖地,飘进了每个人的心里。弹毕之后,嵇康从容地引首就戮,时年仅三十九岁。
嵇康传
嵇康,字叔夜,谯国铚人也。其先姓奚,会稽上虞人,以避怨,徙焉。铚有嵇山,家于其侧,因而命氏。兄喜,有当世才,历太仆、宗正。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恬静寡欲,含垢匿瑕,宽简有大量。学不师受,博览无不该通,长好《老》《庄》。与魏宗室婚,拜中散大夫。常修养性服食之事,弹琴咏诗,自足于怀。以为神仙禀之自然,非积学所得,至于导养得理,则安期、彭祖之伦可及,乃著《养生论》。又以为君子无私,其论曰:“夫称君子者,心不措乎是非,而行不违乎道者也。何以言之?夫气静神虚者,心不存于矜尚;体亮心达者,情不系于所欲。矜尚不存乎心,故能越名教而任自然;情不系于所欲,故能审贵贱而通物情。物情顺通,故大道无违;越名任心,故是非无措也。是故言君子则以无措为主,以通物为美;言小人则以匿情为非,以违道为阙。何者?匿情矜吝,小人之至恶;虚心无措,君子之笃行也。是以大道言‘及吾无身,吾又何患’。无以生为贵者,是贤于贵生也。由斯而言,夫至人之用心,固不存有措矣。故曰‘君子行道,忘其为身’,斯言是矣。君子之行贤也,不察于有度而后行也;任心无邪,不议于善而后正也;显情无措,不论于是而后为也。是故傲然忘贤,而贤与度会;忽然任心,而心与善遇;傥然无措,而事与是俱也。”其略如此。盖其胸怀所寄,以高契难期,每思郢质。所与神交者惟陈留阮籍、河内山涛,豫其流者河内向秀、沛国刘伶、籍兄子咸、琅邪王戎,遂为竹林之游,世所谓“竹林七贤”也。戎自言与康居山阳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
康尝采药游山泽,会其得意,忽焉忘反。时有樵苏者遇之,咸谓为神。至汲郡山中见孙登,康遂从之游。登沈默自守,无所言说。康临去,登曰:“君性烈而才隽,其能免乎!”康又遇王烈,共入山,烈尝得石髓如饴,即自服半,余半与康,皆凝而为石。又于石室中见一卷素书,遽呼康往取,辄不复见。烈乃叹曰:“叔夜志趣非常而辄不遇,命也!”其神心所感,每遇幽逸如此。
山涛将去选官,举康自代。康乃与涛书告绝,曰:
闻足下欲以吾自代,虽事不行,知足下故不知之也。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引尸祝以自助,故为足下陈其可否。
老子、庄周,吾之师也,亲居贱职;柳下惠、东方朔,达人也,安乎卑位。吾岂敢短之哉!又仲尼兼爱,不羞执鞭;子文无欲卿相,而三为令尹,是乃君子思济物之意也。所谓达能兼善而不渝,穷则自得而无闷。以此观之,故知尧、舜之居世,许由之岩栖,子房之佐汉,接舆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数君,可谓能遂其志者也。故君子百行,殊途同致,循性而动,各附所安。故有“处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反”之论。且延陵高子臧之风,长卿慕相如之节,意气所托,亦不可夺也。
吾每读《尚子平、台孝威传》,慨然慕之,想其为人。加少孤露,母兄骄恣,不涉经学,又读《老》《庄》,重增其放,故使荣进之心日颓,任逸之情转笃。阮嗣宗口不论人过,吾每师之,而未能及。至性过人,与物无伤,惟饮酒过差耳,至为礼法之士所绳,疾之如仇仇,幸赖大将军保持之耳。吾以不如嗣宗之资,而有慢弛之阙;又不识物情,暗于机宜;无万石之慎,而有好尽之累;久与事接,疵衅日兴,虽欲无患,其可得乎!
又闻道士遗言,饵术黄精,令人久寿,意甚信之。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一行作吏,此事便废,安能舍其所乐,而从其所惧哉!
夫人之相知,贵识其天性,因而济之。禹不逼伯成子高,全其长也;仲尼不假盖于子夏,护其短也。近诸葛孔明不迫元直以入蜀,华子鱼不强幼安以卿相,此可谓能相终始,真相知者也。自卜已审,若道尽途殚则已耳,足下无事冤之令转于沟壑也。
吾新失母兄之欢,意常凄切。女年十三,男年八岁,未及成人,况复多疾,顾此悢悢,如何可言。今但欲守陋巷,教养子孙,时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意毕矣,岂可见黄门而称贞哉!若趣欲共登王途,期于相致,时为欢益,一旦迫之,必发狂疾。自非重仇,不至此也。既以解足下,并以为别。
此书既行,知其不可羁屈也。性绝巧而好锻。宅中有一柳树甚茂,乃激水圜之,每夏月,居其下以锻。东平吕安服康高致,每一相思,辄千里命驾,康友而善之。后安为兄所枉诉,以事系狱,辞相证引,遂复收康。康性慎言行,一旦缧绁,乃作《幽愤诗》,曰:
嗟余薄祜,少遭不造,哀茕靡识,越在襁褓。母兄鞠育,有慈无威,恃爱肆姐,不训不师。爰及冠带,凭宠自放,抗心希古,任其所尚。托好《庄》《老》,贱物贵身,志在守朴,养素全真。
曰予不敏,好善暗人,子玉之败,屡增惟尘。大人含弘,藏垢怀耻。人之多僻,政不由己。惟此褊心,显明臧否;感悟思愆,怛若创磐。欲寡其过,谤议沸腾,性不伤物,频致怨憎。昔惭柳惠,今愧孙登,内负宿心,外恧良朋。仰慕严、郑,乐道闲居,与世无营,神气晏如。
咨予不淑,婴累多虞。匪降自天,实由顽疏,理弊患结,卒致囹圄。对答鄙讯,絷此幽阻,实耻讼冤,时不我与。虽曰义直,神辱志沮,澡身沧浪,曷云能补。雍雍鸣雁,厉翼北游,顺时而动,得意忘忧。嗟我愤叹,曾莫能畴。事与愿违,遘兹淹留,穷达有命,亦又何求?
古人有言,善莫近名。奉时恭默,咎悔不生。万石周慎,安亲保荣。世务纷纭,只搅余情,安乐必诫,乃终利贞。煌煌灵芝,一年三秀;予独何为,有志不就。惩难思复,心焉内疚,庶勖将来,无馨无臭。采薇山阿,散发岩岫,永啸长吟,颐神养寿。
初,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颍川钟会,贵公子也,精练有才辩,故往造焉。康不为之礼,而锻不辍。良久会去,康谓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会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会以此憾之。及是,言于文帝曰:“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为虑耳。”因谮“康欲助毌丘俭,赖山涛不听。昔齐戮华士,鲁诛少正卯,诚以害时乱教,故圣贤去之。康、安等言论放荡,非毁典谟,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衅除之,以淳风俗”。帝既昵听信会,遂并害之。
康将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帝寻悟而恨焉。初,康尝游于洛西,暮宿华阳亭,引琴而弹。夜分,忽有客诣之,称是古人,与康共谈音律,辞致清辩,因索琴弹之,而为《广陵散》,声调绝伦,遂以授康,仍誓不传人,亦不言其姓字。
康善谈理,又能属文,其高情远趣,率然玄远。撰上古以来高士为之传赞,欲友其人于千载也。又作《太师箴》,亦足以明帝王之道焉。复作《声无哀乐论》,甚有条理。子绍,别有传。

图片 2唐继尧
作为滇系军阀的代表人物,唐继尧在近14年的执政期中,兴办教育、筹办市政、发展实业做了若干件利民兴滇的大事。然而他也是一位十分有争议的人物,念其护国之功,逝世后补行国葬仪式。
唐继尧后人
唐继尧之子唐绍骧,1923年入读日本士官学校,1946年升任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后随南京政府前往台湾,后来其家族在台湾定居。2011年,唐绍骧的儿子唐书玮从台湾护送祖父的铜像返回云南大学。
唐绍骧的女儿唐书琛现在定居香港,2012年曾回国探亲。 唐继尧死因
唐继尧是怎么死的?夸奖唐继尧的人编造了一种说法,说是吞金而死的,但是又没有任何历史记载证实这个问题。?吞金而死缺少证据。稍微了解一点化学知识的人都明白,金元素的性质极其稳定,不溶于水或油,即使在强酸环境中,也仅有极其微弱的一点点溶解。
多年来流传?二陈汤气死袁世凯?的趣话,说袁世凯是被气死的,直到后来有人披露内幕,社会上才知道袁世凯是膀胱结石引起尿潴留,因尿毒症而死的。现代医学发现,很多人的气死、笑死、哭死等等现象,精神方面的因素只是生理变化的诱因。人死的生理性原因,是身体内本来就存在的严重疾病被诱因启动发作,从而导致死亡。唐继尧多行不义,遭到人民群众的唾弃,众叛亲离,手中的权力丧失,政治上被打倒,连自己的亲信部下都背叛了他。这些精神方面的打击,只是导致唐继尧体内疾病发作的诱因。
愤懑吐血?是胃部或者肺部出血,偃卧月余?说明已经度过了吐血的急性期,此后的一个月处于慢性恢复阶段。医生诊断病情并不困难,可是直到唐死后,也没有确切地认定是哪一个器官出了毛病,刘光顺在《唐继尧评传》中只是笼统地称为?肝胃病,陈秀峰在《扩国元勋唐继尧》中说是肝硬化,可是肝硬化会吐血吗?
这反映出唐继尧不是一两个脏器衰竭,而是整个身体都虚损了,经不起一点点疾病的冲击。43岁的军人,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为什么身体就垮了呢?为什么病了1个多月就呜呼哀哉了呢?这就需要从唐继尧?女宠过多?的生活起居方面去研究了。
唐继尧非常好色,早在1915年湖北督军王占元的电报中就涉及。近据可靠报告,唐继尧平日延妓入署,荒于酒色,军纪大坏,虚伍吞饷,习于贪饕由云龙撰写《唐继尧传》,也有?晚年女宠过多?的记载。巨大的权力和财富,带来生活方面的严重腐败。唐继尧女宠过多,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但是女宠多到几个,就无人说得清楚了,甚至正式迎娶的妻子有几个,一般人都说不清。近年有人向唐氏的后代采访,现在的这些后代说,唐继尧正式迎娶的妻子先后有两人,但是非正式迎娶的女宠?情况不详。谢本书先生在《唐继尧评传》中记载:据唐继尧之妹唐芸赓与笔者交谈,唐继尧正式迎娶的妻妾共有八人之多。

图片 3李可染作品
在山水画方面,李可染主张“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使古老的山水画艺术获得了新的生命。同时强调作山水画要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从单纯到丰富,由丰富归之于单纯。
李可染作品
《万山红遍》《一叶知秋》《清漓胜境图》《洗桐图》《棕下老人》《午困图》《鲁迅故乡绍兴城》《昆仑山色》《阳朔》《山顶梯田》《井冈山》《清漓帆影图》《雨中漓江》《泼墨山水》《牧童归去夕阳红》《烟江夕照》《百重泉》《密林烟树》《雨势骤然晴》《执扇仕女》《布袋和尚》《荷净纳凉》《放鹤亭》《蕉林鸣琴》《宋人诗意》《浔阳琵琶》《暮归》《温柔乡里不惊寒》《钟馗柳溪》《渔艇图》《醉翁图》《无锡惠山天下第二泉》《黄山云海》《春雨江南图》《苍岩双瀑图》《黄山烟云》《峡江轻舟图》《山静瀑声宣》《密树自生烟》《高岩水边人家》《暮雨初收夕阳中》《苦吟图轴》《榕荫渡牛图轴》《犟牛图轴》《雨中漓江图轴》《山水图轴》
李可染作品价格 李可染从1962年-1964年期间曾创作过七幅《万山红遍》。
第一幅《万山红遍》是1962年创作于广东从化温泉翠溪宾馆。画成后一直由李可染亲自保管,在1999年经过中国嘉德拍出,最终以407万元成交。1963年,李可染再于从化创作了第二幅《万山红遍》,由其亲自捐赠给中国美术馆。
1964年,在北京西山八大处,李可染创作了两小两大共四幅《万山红遍》。同年,应荣宝斋之邀,李可染为15周年国庆再作一幅。此幅与稍早西山所作的较小一幅均为荣宝斋所藏。2000年荣宝斋以501.6万元的高价释出其中一张。而此次亮相中国嘉德秋拍的李可染《万山红遍》便是荣宝斋旧藏的这一幅。
可以说此系列的作品一经在市场上亮相便引起轰动。1999年和2000年《万山红遍》的这两次拍卖便以创纪录的价位带动了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而1964年的两幅《万山红遍》分别在香港佳士得2007春拍和北京保利2012春拍中,以3504万港元和2.9325亿元成交,后者创造了李可染的个人拍卖最高纪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