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三任妻妾均姓王且早逝于他,后梁开国皇帝朱温竟在儿媳妇床上选定太子

图片 3

图片 1司马衷
司马衷于267年被立为皇太子,290年即位,改元永熙。他为人痴呆不任事,初由太傅杨骏辅政,后皇后贾南风杀害杨骏,掌握大权。
在八王之乱中,惠帝的叔祖赵王司马伦篡夺了惠帝的帝位,并以惠帝为太上皇,囚禁于金墉城。齐王司马冏与成都王司马颖起兵反司马伦,群臣共谋杀司马伦党羽,迎晋惠帝复位,诛司马伦及其子。又由诸王辗转挟持,形同傀儡,受尽凌辱。306年,东海王司马越将其迎归洛阳。307年,惠帝去世,时年48岁,相传被东海王司马越毒死。
司马衷的老婆都是谁
皇后贾南风。贾南风(257年-300年),即惠贾皇后,小名峕[shí],平阳襄陵人。她是西晋时期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充的女儿。貌丑而性妒,因惠帝懦弱而一度专权,是西晋时期“八王之乱”的始作俑者之一。后死于赵王司马伦之手。
皇后羊献容。羊献容,泰山南城人,尚书右仆射羊瑾孙女,侍中羊玄之之女,晋惠帝司马衷第二任皇后,也是前赵末帝刘曜的皇后。八王之乱中,羊献容几经废立。晋怀帝司马炽即位后,尊为惠帝皇后,居于弘训宫。永嘉五年,前赵军队攻陷洛阳,羊献容被俘,刘曜将她纳为妾。刘曜即位后,将羊献容立为皇后。羊献容深受刘曜的宠爱,先后为刘曜生下三子。光初五年,羊献容去世,谥号献文皇后,葬于显平陵。
淑媛谢玖。谢玖(269-300年2月6日),河南省洛阳市人,晋惠帝司马衷姬妾,愍怀太子司马遹之母。起初司马衷当太子时,还没纳妃,晋武帝顾虑其年纪小,尚不知男女闺房之事,就派谢玖去为司马衷侍寝。太子妃贾南风严妒,谢玖怀孕后只得请求回到西宫,生下儿子司马遹。司马衷即位后,立司马遹为太子。295年,谢玖由才人进位淑妃。但贾后不准司马遹与生母谢玖相会,将谢玖另外安置。299年,贾后设计废黜司马遹,并连带将其母谢玖、其妾蒋俊陷于同谋造反,同年十二月三十日,逮捕杖杀。永康初年,晋惠帝下诏改葬司马遹,谢玖便与司马遹合葬在显平陵,并且追赠她夫人印绶。
司马衷的子女都是谁 儿子 愍怀太子司马遹,母谢玖 女儿
河东公主,母贾南风。嫁射声校尉孙会
临海公主,初封清河公主,母羊献容,嫁宗正曹统 始平公主,母贾南风
弘农郡公主司马宣华,母贾南风 哀献皇女司马女彦,母贾南风

图片 2苏轼夫妻
苏轼是北宋著名文学家、画家、书法家,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他的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而在生活中他有三位妻妾,三位女子均姓王且都早逝于他。
苏轼的妻子
王弗:苏轼之妻,十六岁时与年方十九的苏轼成婚,婚后二人恩爱甜蜜。结婚十一年因病逝世,得年二十七。苏轼四十岁时曾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悼念亡妻。
王闰之:王弗堂妹,王弗逝去三年后嫁给苏轼。苏轼五十八岁时逝世,得年四十六。
王朝云:原为歌妓。三十八岁时的苏轼赎十二岁的朝云,后收为侍妾。陪伴苏轼度过仕途不顺的岁月。后卒于绍圣三年,得年三十四。
除却明媒正娶的妻子外,那个时代男尊女卑,更何况苏轼好歹也是朝廷任命的官员,所以他的一生中应该还是有不少的妾室的,至于到底多少和名字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任妻妾均姓王且早逝于他
比较有趣的就是苏轼的三任妻子均是王姓,不知道是天生有缘还是命中注定,苏轼一生与女子结缘。在这几名妻子中,对苏轼影响最大的,最深受苏轼喜爱和怀念的当属王氏王弗。她是苏轼的第一任妻子,也被称为结发夫妻、少年夫妻,陪着苏轼度过了他的最初的仕途之路,王弗死的时候年仅二十出头,也算是红颜薄命者了。
王弗本是苏轼母亲这边的一位远房表妹,奉了父母之命,苏轼在十八岁那年迎娶了王弗,王弗那时正值如花似玉的年龄,年方十六岁。单纯容貌方面来看,王弗并没有那种沉鱼落雁之容貌,只能算得上清秀佳人一名,但从才华来看,王弗却是极具智慧的,有识人辨认之才能,在外可以作为苏轼的助手,在内能成为当家主母,也算是不可多得的贤惠女子。
但佳人薄命,在她二十七岁时便因疾病而香消玉殒,给苏轼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想必大家都还记得苏轼的一首词《江城子》吧,那正是为了纪念亡妻王弗所作,在妻子离世后的十年用此词来怀念他。

图片 3剧照
饱暖思淫欲,朱温坐上了龙椅,走上了人生巅峰,对女人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以前行军打仗,对这方面的事只能将就,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就需要讲究。
朱温自己当时已经是花甲之年的糟老头,年轻时找的那些个女人早成了黄脸婆,一一打发到尼姑庵去跟菩萨聊天。朱温又找了一批年轻貌美的姑娘充实后宫,这美女就跟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
朱温是个不讲感情的人,嫔妃们只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后宫的女人们很快便让他失去了新鲜感。身边的女人都被朱温糟蹋光了,除了那几个妩媚多姿,美艳绝伦的——儿媳妇。
朱家是皇室,皇子们找的老婆自然都是万中挑一的美人,朱温开始打儿媳妇的主意,这种冲破禁制的快感,让他感到格外的刺激。
忍了许久,朱温终于下旨,让养子朱友文的妻子王氏进宫侍寝。王氏是朱温所有儿媳妇中最漂亮的一个,貌美如花,生性淫荡,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无穷的媚态,让勾起男人最强烈的欲望。
朱友文和王氏接旨以后,不但不感到荒唐,反而感到十分亢奋,似乎命运之神在向他们招手。
朱友文是朱温所有儿子中最能干的一个,朱温也有意无意地表示要传位给他。但是他却并不是朱温的亲生儿子,所以这事一直悬着。如今让王氏进宫在朱温面前一吹枕头风,那不就铁板上钉钉了么?
于是,什么伦理道德在朱温的皇宫中都荡然无存,公公和儿媳冲破世俗的枷锁,勇敢地结合了。王氏使出浑身解数,将朱温伺候得舒舒服服。
朱温搂着羊脂白玉般的王氏,痛痛快快地答应把皇位传给他的丈夫朱友文。这让王氏欣喜不已,多想插上翅膀飞出皇宫,将这个好消息与丈夫分享。
但是,这却让另一个人不高兴了,她就是朱友珪的老婆张氏。其实,在王氏进宫之前,睡在朱温床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张氏。
原来,朱温的几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纷纷把老婆送到了朱温的床上。
王氏抢了张氏在龙床上的位置,让她感到异常的愤怒,可又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自己的相貌不像王氏那么勾魂摄魄。
张氏只得买通宫人,监视朱温与王氏的一举一动。于是,她顺利地得知了朱温下定决心传位给朱友文的消息。
朱友珪得知以后大发雷霆,这老东西真是老糊涂了。朱友珪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却要把皇位传给一个外人。兄弟两争位已经有了许多矛盾,一旦朱友文登基,等待朱友珪的,只有死路一条。
横竖是个死,朱友珪紧了紧腰间的佩刀,决定铤而走险了。
朱温一把岁数,早已没有当年的清醒和决断,当他正在与王氏颠鸾倒凤、共赴巫山的时候,朱友珪仅带着五百军士就杀到了他面前。
朱温大怒不已,说出了他人生中最后一句话:“逆子,我早就怀疑你要造反。”
这无疑是一句废话,朱友珪一刀砍向亲生父亲,从肩头划到小腹,肠子流了一地。
不过,这样一个荒唐的政权,有怎么可能维持得长久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