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张学良自述为何好女人,蒋介石长孙蒋孝文贪欢爱玩身染梅毒成废人

图片 3

图片 1蒋孝武
蒋孝武是蒋经国与蒋方良的第二个儿子,1984年的“江南命案”掀起轩然大波,外界盛传蒋孝武是幕后指使人。蒋孝武的私生活比较放纵,绯闻很多,一生结过三次婚,生有一子一女。
蒋孝武简介
蒋孝武(1945——1991)浙江奉化人,蒋经国二子。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1969年德国慕尼黑政治学院毕业。1974年获“中国文化学院中美关系研究所”法学硕士学位。曾任“行政院国军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参议、国民党中央政策委员会专门委员、华欣文化事业中心主任。1991年7月1日,蒋孝武患慢性胰腺炎去世,年仅46岁。
蒋孝武的妻子儿女
他一生曾结过3次婚。原配夫人是瑞士籍的华侨汪长诗,结婚7年后两人离婚,汪长诗为蒋孝武留下了一双子女:蒋友兰和蒋友松。
蒋孝武的第二任夫人是曾被列为全球十大最有身价未婚女性之一的郑绵绵。这段婚姻十分神秘。根据传闻,这是一桩极富政治意味的婚姻,由于家世的因素和其他政治方面的原因,蒋孝武和郑绵绵的婚礼只能以“地下”的方式秘密举行,除了郑家和蒋孝武的极少数心腹人员知道外,外界鲜有人知。
蒋孝武的第三任夫人是台湾美女蔡惠媚,据说蒋孝武用了近10年的时间才得以“独占花魁”。

图片 2张学良
张学良的长相是有目共睹的帅,作为一个有颜值,有权有势的人自然很是吸引女人的注意,而张学良本人也是个好女人的人。张学良晚年曾写过一首诗:“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年轻时代的张学良。确实是个多情种,他曾自诩:“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
张学良的女朋友很多,其实。他并没有怎么追过女人。大多是女人追他,在这方面。张作霖不管他,张学良早年常有风流韵事,人称“花花公子”。
我为什么会特别喜欢女人,这也是种种原因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我父亲也等于放纵我。我父亲,他最喜欢晚上吃完晚饭以后,如果没事,他就一个人坐在那儿喝酒,我那时候是专门找这个时候,过去陪他喝两盅。
他喝酒的时候,喜欢吃点肉,我就跟他喝两盅。等他喝得多一点了,也不是全醉,只是喝得有点意思了,这事儿就好办了。
我提出要钱也好,跟他商量什么事儿也好,就都好办了。他有时候在我这个母亲这儿,有时候在我那个母亲那儿。
有一天,在我第五个母亲那儿喝酒,喝着喝着他说,妈的,你这小子啊,你当我不知道你呢,你净出去跟女人在外头混——混女人。
我告诉你,玩女人可以。你可别让女人把你玩了。我的五母亲在旁边说,得了吧,你儿子够坏的了,你还教呢!潘邓,你懂不懂?潘安漂亮,邓通有钱,这是在骂人呐,都说女人喜欢“潘驴邓小闲”,这你懂吗?那个“闲”哇,就是能侍候女人,你得有闲功夫。
我说我自己呀,这哪一样都有了,可我就是没有“闲”。但是我有一样:权势。还有,我年轻,我有权势,人,还不是都喜欢权势,可是。我也可以告慰我自个儿,我这个人,从来不加女人以权势的。我跟女人是这样:你要不理我,我也就不朝前了。
还有,我十六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人,她是我表哥的姨太太,我表哥给我父亲做部下。可是,他这个姨太太,并不是个好人,是个暗娼,我表哥娶了她,那时候,我常到他家去玩,那时我才十六岁嘛。
有一天,家里没人,她就调戏我,所以我成了坏蛋,就是从她身上学来的,我也因此有些看不起女人了。我这个表嫂呀,大家后来给她起个外号,说她是“连长”。你懂得么?她的男朋友,有一个连那么多。
张学良太太于凤至
辽源州的商务会长,就是我后来的岳父,他跟我父亲非常好,他看中了我父亲。人们常说慧眼识真金,他说,我父亲这人可不是个平常人,他将来一定会有作为,就这样,我岳父和我父亲就给我和我的夫人订了亲家。
我太太比我大三岁,我们那时候,都要先订亲,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样子,所以,我后来跟我太太就不太和气,我不喜欢我的太太,因为我们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跟我太太说,你嫁错了人,你是贤妻良母呀,可是张学良恰好不要贤妻良母。
为什么?因为我是个上战场的人,打起仗来,真不知道谁能回来、谁回不来。我太太她对我很好,怎么好?为什么好?我给你说说个中道理。
你们大概都不知道,我太太生我第四个孩子的时候,得了很重的病,差不多就是不治之症了。那时候,她的母亲还在,我的父亲也很喜欢我的这个太太,那会儿,她病得已经差不多快死了,中外医生都来诊治,束手无策了,都说她一定要死了,那就意味着,她要给我扔下四个小孩子。
于是,我岳母和我的母亲,她们就商量,说我的太太有一个侄女,就要我立刻娶她的这个侄女,以便日后能照料我们的四个小孩子。
我反对。我跟她们说,我太太她现在病得这么重,你们真的要我现在就娶她的侄女,那不是我这边结婚,那边催她死吗?那叫她心里多难过呀?我说,这样吧,我答应你们,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一定娶她的侄女,你可以当面告诉她,她自己要愿意,愿意她侄女将来给她带孩子、管孩子。
但是结婚,暂时先不要结。就这样,大家都放心了。后来,我太太的这个病,好了,没死。她就为这件事,很感动,所以,从那以后,她对我也就很放纵了,不再管我了,对于我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一概不管。
或许她也知道,我和她不大合适。我太太随我到南京,又到上海,我的太太,后来拜了宋太太为干娘,那时候,都兴认干亲,我太太就是宋老太太的干女儿。
有人开玩笑说:张学良跟赵四小姐恩爱。其实,如果不是把张学良关起来,他可能早就去找别的女朋友。我跟你说,我这个生活呀,就是到了三十六岁,发生大转变。
假如没有西安事变,我不知道我还会有什么经历呢。所以,我现在的太太有一天,她跟我说: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咱俩也早完了,我早不跟你在一块了,因为你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受不了。
我跟你说,我现在的太太。她就是这样子。当年我到浙江溪口时,蒋夫人不让她跟着我,觉得她像个姨太太一样,蒋先生也觉得不是很方便。
可是到了北投(张学良在台北的寓所),到了这个地方以后,蒋夫人开始变了,变得非常喜欢她。我后来跟她结婚,差不多就是蒋夫人的力量。
我们结婚的时候,蒋公没去,蒋夫人去了,我可以这样说:我和四小姐能够结婚,有蒋夫人一半的力量。因为蒋夫人非常喜欢她,当年不喜欢她,后来非常喜欢。我做事情,向来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我自己,我给自己下个考语:“平生无缺憾,唯一好女人”。
我跟你说一个人,后来这个人死掉了,她自杀了。你也许听说过,天津最有名的梁家,有十位小姐。梁家的这个老头真是有意思,他有很讲究的大楼,但是楼上不点电灯,都点油灯。
为什么呢?怕点了电灯失火。他家那么阔气,但是没有汽车。他有十个小姐,我非常喜欢他的九小姐,后来,他的这个九小姐嫁给了叶公超的哥哥。再后来。九小姐自杀了。她没有出嫁的时候,我就跟开玩笑。
她说:“张先生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问她,“你喜欢不喜欢我?”她说。“我喜欢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你到底能不能娶我?你真能娶我吗?”
后来,她嫁人了。她嫁了以后,我还到她家里,可怜呐!她对我说,“张先生,你到我家,可是我不能请你吃一顿饭,我没有钱请你吃饭。”她死得很可怜呐,她爸爸很有钱,她出嫁的时候,叶公超的哥哥也很有钱,因为男方也有钱,她爸爸就只陪嫁了四千块钱,结果,叶公超的哥哥就看不上她。你听我慢慢讲她的故事。
叶公超的哥哥,那时有肺病,到青岛养肺病,她刚好生了一个儿子。丈夫养肺病的时候,她就在青岛陪着。丈夫的病,稍微好点儿了,在一个宴会的席上,有一位太太跟她丈夫开玩笑,灌她丈夫酒。这个太太是谁。
我现在不记得了,反正也是一个交际花之类的,灌她丈夫酒。九小姐就过去跟他说了一句话,说:“你刚好,少喝一点吧……”这不是好话么?叶公超的哥哥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她当众挨了打,哪里受得了这个气,转身就走,坐火车就回上海去了,坐在火车上,就自杀了。死了以后,她留下个儿子。九小姐在天津的父亲,后来也死了。
父亲死了以后,给她留下的那一份财产,就是四十万,那时候我们几个朋友就商量,大家说,这四十万块钱,绝对不能给她丈夫,大家一起来给她管着,等孩子大了,给孩子,不给她那个丈夫。
可怜呐,这个女的,自己自杀了,吃了好多个洋火头儿,很刚烈的一个人。梁家九小姐还有妹妹,梁十,我跟梁十也是好朋友。不过,梁家的这个老太太非常聪明,梁十对我也很好,她妈看出来了,就把她闺女早早送走了。梁十死在了大陆。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有三个女朋友的丈夫,他们大概都是明明白白地知道我跟他们的太太,可是还要装傻。他们也不是没地位,都是相当有地位的,很奇怪。我就说说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吧。
我前面说了啊,我是有势力,可是,我并不是仗着我的权势来的,反过来,人家是因为我的权势而来找我。还有,我再说这个,你就能明白,女人要沾上我,她就不离开了。我要是年青人,我就要开课了,讲讲怎么“管”女人的事情。
那三个女朋友是哪三个,我不说了。我告诉你,中国人、外国人都算上,白人、中国人,我前后有十一个女朋友。我到上海的时候,到一个人家里做客,她家请客。结果,她给我写过来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的是:“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在那个纸条上,改了两个字:“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这是谁,我不能说、不能讲,这个人已经死了。
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这三个里头的一个女朋友,她的先生是个很有钱的商人,相当有钱,可是,我还是跟他太太来往。他太太是上海一所中式女校的学生,我跟他太太来往,专门讲“春儿”的故事给她听,他的太太就陪着我玩,我们常常两个人开着汽车出去。有一天,我到他家里去,在客厅,后来她跟我讲,她所谓的丈夫,实际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发生关系了,她离不开他了。
于是,她就成了她姐夫的“外宅”,那一次,我们差不多就要发生关系了嘛,可是她跑开了。她回来问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说:“我这人很规矩啊,这些事情,我向来不强迫女人的。”以后,我们就不来往了,我也不去找她了。
可是,过了差不多两年多,有一天,她忽然上我这儿来,找我来了。她来了,我跟她开玩笑,我说:“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来的。”她丈夫姓齐,我说:“你来,你丈夫知道么?咱俩的事,你跟你丈夫说过么?”她说:“是他让我来的。”我说:“是他让你来的,当然就可以公开了,没事了。”其实,她的这个丈夫,是有点事求我,这个事情,我给他解决了,解决以后,她丈夫跟她一起来谢我了,我跟她丈夫开玩笑,我说:“你别谢了,你也有代价的。”她丈夫也笑了。
另外一个,更奇怪了,这个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她丈夫看出来了,后来,她自己告诉我,她说,“我丈夫跟我讲,你跟小张两个人玩,要小心啊,这个家伙靠不住的。”她这么一说,我扑哧笑了。还有什么靠住、靠不住的,都已经发生关系了呀!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可是很奇怪,我打电话过去,她丈夫却说:“你接电话吧,有你一个好朋友来电话。”我在电话里都听见了。人,就是一张纸蒙住了脸!男人的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
我亲眼看见的,亲身经历的,有个男人,他姓苏,大伙就管他叫苏大个子,他的两个太太,姐妹两个。我亲眼看见过,那时候,我还年轻呀,才十几岁,苏大个子请我吃饭,我亲眼看见他太太,在吃饭的时候,他太太就像一般的姑娘,坐到人家大腿上,他的第二个太太,就是那个妹妹,饭还没吃完,就跟着别人走了。
那时我就觉得,她和男人出去,一定不是好事,待一会儿,他们俩又回来了,一点也不在乎。那个苏大个子,他也一点不在乎。可是,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后面的事,更难让人理解了,后来,这个姓苏的人病死了,结果,他的两个太太,都跟着自尽了。这是怎么个事儿?让人不能理解,不明白。
丈夫死了,两个人都死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所以这人呐,有些个事情,你不知道底细,你没法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个事情。
一个人自杀还不行,姐妹两个人都自杀了。男女的这个事情,我现在常常说这么一句话,人,就是一张纸蒙住了脸,千万别把那张纸揭开,你要揭开了,那幕后就不一定是怎么回事了,你别揭开,就是仁义道德。
你知道那个理学家的故事吧?宋朝的,我忘了是谁,他就是跟他侄女两个人。那还是理学家呢,和他自己的亲侄女,是谁我忘记了,说不出来了。
你知道清朝的大儒纪晓岚他说的话吗?“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其余无可无不可”。这是纪晓岚说的话。
在西山,康熙皇帝就问他,你怎么了,怎么回事?他说,“哎呀,老臣呐,好久没回家了。”他好多日子没回家了,康熙怎么样?就赐给他两个宫女。
俩宫女陪他,你说这纪晓岚的事儿,是不是张狂?我现在,也是张狂。我这人最好扯,什么话都扯。
要是没有太太、没有女人,我更会扯淡,喝点儿酒就警告我说:你不要再扯淡了。人家说:老要张狂少要稳,我现在就是张狂。

图片 3蒋孝文
1970年时因遗传的糖尿病外加酗酒而突然昏迷,之后长年卧病在床达19年之久,于1989年因咽喉癌病逝台北,享年54岁。
在1997年由台湾书华出版公司出版的《牛鬼蛇人:谷正文情报工作档案》一书中,谷正文披露了蒋家第三代不为人知的生活细节,尤其是蒋家第三代嫡长子蒋孝文身患梅毒成废人的细节。
最后,蒋孝文病倒了,蒋经国找来了三军总医院的一群医生,百般诊断后,只有姜必宁说了实话,其他如于秉锡、黄少州等人,都不言明病情。
“这种梅毒,目前仍然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孝文的脑神经已经受到侵蚀,现在除了静养,等待特效药发明之外,也只能给他一些止痛剂,减轻痛苦。”
姜必宁话一说完,不到一个星期,蒋经国就免了杨济华的职,连同何秀子等人,全送绿岛管训:余太保则被吊在长安东路的宅子里打了一顿。
受托照顾蒋孝武的,则是退辅会主委赵聚钰,这个人更是夸张,不但未能善尽管教之责,还跟着蒋孝武学,末了还弄得纳妾自杀。
赵聚钰受经国先生嘱托后,曾经透过辅导会第二处处长赵铎找我帮忙。我自知这是一个既不能拒绝、更不能答应的麻烦。
“你就教他种种兰花吧!反正孝武也喜欢兰花,只要让他有事干就好了!”赵铎以几近恳求的语调说道。我只好找来一个学生,帮他在“欣欣大众公司”的顶楼盖了一座花房,也搬了一些花在那儿养着,结果蒋孝武前后去了不到十次。
最后,他竟然还帮赵聚钰介绍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在这种状况下,期待蒋孝武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似乎有一点缘木求鱼、痴人说梦了。
孝文出事后不久,余太保突然慌慌张张地跑到我家里来。说是孝武逮着了他大嫂红杏出墙,准备隔天要到饭店去把那个奸夫给杀了,还邀他一起下手。“谷先生,你看这事儿能不能做?”余太保直认为这是个机会。
让我训得天昏地暗的余太保,只知道那奸夫是个德国人,就住在刚开幕没几个月的国宾饭店里,而孝武则是计划带几个人到饭店里,把这德国佬押到空军公墓去杀掉,再胡乱挖个坑把尸体给埋了。
我连忙打电话找经国先生,转了半天却始终没能联络上,最后只好通知陈大庆,由他继续联络,并决定如何处理。沉吟半晌之后,他决定派人在饭店附近埋伏,只要见着孝武,即刻将他押回长安东路的蒋经国官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